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八零甜妻萌宝宝 > 第202章 不经意的撩法最具战力
    于是,这些天,圈子里到处是给各家闺女相看对象的新闻。?  ww?w?.?

    林玉娟就不止一次被她爷爷喊到书房,说来说去那几句老生常谈:

    “丫头啊,陆家老二既然有喜欢的对象了,大胖小子也马上满周岁了,你和他是不可能了。趁早抽身吧,爷爷一准给你挑个更好的。”

    林玉娟无语:当她街上买果子呢,挑一个不好、扔,再挑一个……想怎么挑怎么挑。心里喜欢了多年的人,哪里是说放下就放得下的?尽管这些天她也经常给自己洗脑徐随珠很优秀,和陆二哥很般配,可要她一下子扔掉过往的喜欢、放下陆二哥,她做不到啊。

    “怎么?不相信爷爷的话?等着,爷爷一准给你挑个未婚小伙里最出色的!对了,听你爸说,你想当老师?怎么?外资局的工作不好吗?你妈在那边,多少能照应你……不过喜欢当老师也随你,让你爸好好挑挑,寻个离家近的合意学校……”

    林玉娟心里扮了个鬼脸。

    不用啦!她已经想好去哪所中学任教啦!这次她不想依靠家里,想自己试试。

    不过才递交申请,具体还没落实。想想还是忍着不说了吧,等落实了报到时间,再给家人一个惊喜……(姑娘,你确定这是惊喜不是惊吓?)

    不止林玉娟,其他家的姑娘也都一样,不是被家中长辈叫到跟前翻来覆去耳提面命,就是快刀斩乱麻地托媒婆忙起她们的相亲。以至于老的忙、小的嚎不乐意呀!

    陆夫人抱着小包子出门溜达一圈回来,憋笑憋得脸都涨红了。

    “没一家闲的,全都在给适婚的闺女相看对象。有几个虽然到年纪了,可大学还差一年才毕业,也被她们爹妈拎去相亲了。这么一比较,老二啊,妈对你还算客气吧?要不你也等不到这么好的媳妇儿!”

    “fufu!”小包子应景的开口,还自娱自乐地拍拍小手。

    大伙儿都笑了。

    “对!还有我们可爱懂事的宝贝乖孙子!”陆夫人亲了孙子一口,笑不拢嘴,“我们兜兜最可爱了,抱出去,没一个不夸他的。”

    小包子似乎害羞了,在他奶奶怀里扭来扭去的。

    徐随珠忙把他接过来,放到推车上。

    她也是服了陆夫人,二十来斤的胖小子,说抱着走就抱着走,一路也不放下来,就怕小家伙磕着碰着,想想就替她累。

    “嘛!”

    “哎!”

    “龟!”小包子双手比划着,“龟龟!”

    陆夫人说:“哦,回来路上,看到有人在卖乌龟,他想要下去,我见人多,没敢让他下地,赶紧回来了。兜兜喜欢小乌龟啊?那奶奶去把它买回来好不好啊?”

    “龟龟!”小包子歪着头听陆夫人讲完,点点头又摇摇头,依旧对徐随珠比划着。

    徐随珠似乎明白了:“他应该是想念小伙伴了。”

    徐秀媛便跟陆夫人说起福聚岛上那只贼精明的小海龟,又说到和小海龟一伙的大鲸鲨,当初还把傅大少吓得够呛。

    陆夫人听得忍俊不禁:“敢情是这么回事呀。哎呀被你们说的,我都想去你们那住几天了,光听着就有趣。”

    “那就一起去啊。”徐秀媛热情地邀请道,“你看我们来了这么久,也没跟你们客气,吃吃喝喝都你们在操持。也该给我们个尽尽地主之谊的机会。”

    别说,陆夫人还真有几分心动。

    横竖老爷子和大儿子都要去那边疗养;小儿子就算以前,一出任务也经年累月不着家,更何况现在。

    这么一来,家里就剩她和老头子两个,多冷清啊。

    可她要是走了,这么大的房子,剩老头子一个人,岂不更冷清?连个说话的伴都没有。

    于是,当晚,陆夫人一边敷着面膜一边劝陆战锋:“我看你不如早点退下来得了!又不是没人继你的位子,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与其累死累活完了还要防这防那,不如主动退了得了。”

    陆战锋:别人家媳妇哪个不盼着自己男人更上一层楼?明明到了该退下来的年纪,还要死撑在位子上。他家媳妇倒好,还没到退下来的时候呢,就开始催他了。可见媳妇嘴上嫌弃,心里最关心的还是他。

    想得正美,又听他媳妇说:“……你退下来了,我也好多多陪我孙子。老二不是准备在余浦买房吗?说等你退下来了让我们去那边养老。小腹开发的楼盘,听着还不错,关键是那里风景好、气候也适宜。等你儿媳妇的岛建设得有模有样了,我们都搬岛上去住。你要是早点退休,我就能早点陪我孙子上岛玩……”

    好嘛!原来为的不是他,是胖孙子!

    这滋味,怎么说呢,酸爽酸爽的!

    ……

    “小家伙睡着了?”

    隔着四通的雕花窗户,陆驰骁往房里望了一眼,低笑了一声,“饿了吃、累了睡,真好养活。”

    徐随珠擦着头发斜眼睨他:“你当养小猪崽呢!”

    陆大佬忍不住笑了:“儿子是猪崽,你我是啥?”

    徐随珠:“……”她错了!

    “过来。”他勾勾手指,示意她站得离窗近点,“我帮你擦。”

    “不用了,天不早了,你回去睡吧。不是说明天要去单位,最近忙得很吗?”

    “再忙还能腾不出这点时间?”他扬了扬眉,笑意爬满眉眼,“给徐老师服务是我的荣幸。”

    徐随珠脸红了。

    没开战她先输了!这种不经意的撩法,才最具战斗力。

    于是往窗口挪了挪,背朝窗外的陆大佬站定。

    陆驰骁拿着毛巾给她擦头,然后还替她按了按头皮:“我这按摩手艺不错吧?”

    “……”咋地?将来混不下去了还想去开个按摩店?

    “听我妈说,姑姑、姑父打算办完兜兜的周岁宴就回去了?”

    “嗯。”徐随珠轻声应道,“出来这么多天,姑父挺担心渔场的,我表哥以前很少在渔场帮忙,这一下子让他挑大梁,也不晓得扛不扛得住。再说,发电机中下旬送到,总得有人接收啊。我嫂子管着养殖场,暑假里还要带翠翠、壮壮,忙不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