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缘为仙 > 第二十六章 隐于市
    青山叠翠,夏风送凉,长阳山下落云宗的坊市中,从此多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阿原在风扬师兄言传身教了七天之后,正式接手了藏玄阁的生意。

    七天时间虽然不长,但每天都在坊市上露面,出手必中,还是让原大侠名声鹊起,都知道藏玄阁来了一个年轻而又精明的新执事。

    七天历练下来,阿原对风扬师兄的生意经已经拜服得五体投地,自然言听计从。反正只要他不乱买,再咬死风师兄定下的价不乱卖,就铁定不会亏本。仗着仙门执事的名头和一身玄云袍,阿原自接手生意以来,倒也没出什么乱子。

    虽然阿原从小就以侠客自居,看不上蝇营狗苟的商人,但其实作为一个乡下穷孩子,心底里对赚钱还是有一种本能的向往。

    而且他一向有股痴迷劲,对什么东西来了兴趣,就恨不得日夜泡在里面,觉都舍不得睡。之前在书馆读书废寝忘食,如今整日泡在坊市之中,脑子里想的全是灵石,再也沉不下心来看书。

    好在阿原的良师益友屏幽师妹正巧就在隔壁——丹桐峰名下的回风堂,主营的自然是各种灵丹灵药。

    东西是不错,像三合甘露丹这种疗伤圣药,江湖人哪个不爱?只是江湖客能掏出仨瓜俩枣的实在太少,而回风堂的定价又远远超出他们能承受的范围,因此和藏玄阁一样每天进不了几个人。

    回风堂主事的内门弟子王静不苟言笑,似乎也不愿在坊市中浪费时间,每月只来个三五次做做样子就走。日常坐镇回风堂最多的便是屏幽。

    屏幽师妹虽然恪尽职守,但阿原闲来无事见店里没人就会溜过去串串门,与她聊些修道和买卖上的心得,间或从真正勤奋好学的师妹那借些有价值的手抄本看看,也算没把读书完全落下。

    至于传说中丹桐峰二十多位师姐师妹,阿原也没见着几个,倒是玄素师姐还算经常在坊市露面,每次见了阿原也总是洋溢着不同寻常的热情。

    可阿原生来没有姐姐只有妹妹,面对这位眉目含媚语笑嫣然的师姐总觉得心里发慌,说不了几句话就要落荒而逃,倒是得了风师兄的真传。

    虽然书读得少了,但这坊市却仿佛打开了另一个窗口,每天在坊市上看的、听的、学的,都是修仙界的点点滴滴,与书本典籍上的条条框框交织起来,整个修仙界的模样在阿原脑海中一天天清晰起来。

    其中最有意义的,就是总算弄清楚了自己如今修炼到什么程度——炼气是不假,但到底是炼气几层几阶,离凝元到底还差多远?没个坐标刻度,一直是阿原苦恼之处。

    事实上,虽然今人乐于效法古人,凡事爱以九品论制,但还未入道的炼气境如何划分层次,在修仙界一直未有定论。

    炼气境的层次说白了就是真气多寡,按说当以全身两千多道经脉尽数贯通,真气盈满为最高的九品境界。

    可世人皆有元脉限制,莫说两千,一千已是出类拔萃的资质,而且通常修炼到贯通五六百经穴之后足以凝元入道——按这个标准,几乎所有炼气弟子都在二品以下,完全没有划分的意义。

    可如果把九品的标准定得低了,比如定为大周天之数三百六,那倘若真有风怜一般的绝世天资硬是修至真气盈满也不凝元,就成了“炼气五十多品”的怪物,贻笑大方。

    话语权掌握在老头子那帮理论家手里,自然不肯趟这浑水,留人话柄。于是干脆将炼气境踢出了玄门九境之外——还未入门,谈什么境界层次?

    于是广大炼气修士只能找个统一的参照,来印证自身修为——那就是仙盟的灵圆。

    似乎当初首创灵圆的那位仙盟高人亦有此意——常人要想凝元入道,真气修为最低也要有一个限度,据说是合大周天之数,即贯穿元脉三百六十的程度。而一枚灵圆中的灵气,恰好就是那最低限度的三百六十分之一。

    换句话说,真气修为可以用打通多少经穴衡量,也可以换算成灵圆来衡量,总之凑够了三百六十,就有望凝元入道。

    当然,绝大多数炼气修士对自身的真气总量只有一个模糊的判断,所以粗略划分一下,六十为一层,六层对应三百六十,一般修士炼气六层以上即可冲击凝元。若是能炼至九层,则凝元已是十拿九稳。

    有了风师兄的生意经铺垫,阿原对这种凡事以灵圆和数字衡量的方式已经没有多大抵触,反倒兴高采烈地对自身做了一番评判。

    丹田水气三层、锻骨真气两层、甲木真气两层、心脉火气一层、归土真气一层,这就是原大侠如今的程度。

    江湖上真正的大周天圆满对应炼气六层,小周天不过炼气一层,这一转换才知道差距有多大。而打通了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的小周天高手原大侠,充其量也不过炼气三层罢了。

    修为虽低,但乐观如原大侠已觉成就非凡,再练一年足以凝元入道,前景甚是喜人。横在眼前的难关,还是凝元之法。

    大五行轮回锻真诀阿原早已倒背如流,但其中真意还要不断揣摩参悟。他要想走上这条荆棘大道,差的不仅仅是修为,更大的短板在于真气相属和驱动功诀。

    要想让五行之轮旋转起来,自然要有五根“轮轴”,而这轮轴显然不是胡乱插的,而是要端正均匀,才好发力驱使。

    以此为喻,大五行轮回锻真诀中要求五道真气在“调色盘”中务必“均匀”。如果没把握调和均匀,可以甲木丙火戊土庚金壬水为基准。

    只因同为修炼水相真气,有偏近木相者如“甘露诀”,有偏近金相者如“凝寒诀”,其实在五行轮盘上相差甚远。而阿原修炼的丹田水气、锻骨真气等其实也都有所偏离,唯有甲木真气方是纯正的木相真气。

    这就让阿原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继续将五行真气都修炼至六层一试凝元,则转动五行之轮时恐有偏差。可要散功重修,他也下不了那个决心。

    而且就算要重修或是调整,阿原也没有合适的功诀。他那套五行功法在江湖上可以算是奇遇,可在仙门看来根本一钱不值,甚至可以说是误人子弟的垃圾。

    可怜原大侠在外漂泊一年,历尽艰辛,回头再看基础竟生生打偏了——难怪当初雨师姐要他不要乱练内功,原来确是一番好意。

    而事到如今,要增进修为也好,要重炼五行真气也好,要拿到凝元真法也好,都落在灵石二字之上。

    …………

    找准了奋斗的目标,阿原更加精神百倍。反正有隐溪庐和古剑在,他一天修炼两个时辰足矣,白天就在坊市打转,晚上再回山上悟道练功,每天都过得充实无比。

    转眼又是七八日下来,阿原终于拿到了第一笔收入——并非风师兄给的抽头,而是卖掉了当初在百忘山仙墓中采的几株灵芝。

    灵芝这种药材,坊市上多是卖的,少有收的。还好碰上了玄素师姐这样的好买家,调笑着给了他三块灵石。

    第一桶金到手,阿原喜不自胜,连睡觉都是咧着嘴。

    难得三块灵石之中有一块七分土三分火,阿原索性直接用萃灵诀吸化了,一来平衡一下五行真气,二来也印证一下风师兄说的“转化率”。

    每天用萃灵诀从古剑玉玦上吸化灵气,早已熟极而流,就跟喝水一样自然。火土两气迅速壮大,那畅快远不是打坐修炼所能相比的。

    有这块灵石做参照,阿原也印证了许多风师兄的“灵石经”,只是结果有些出乎预料。

    用萃灵诀第一次吸化灵石,所得灵气大概在三成左右。可散逸出的灵气又有不少被古剑吸收,再次吸化下来,最终所得大致有五成。

    这远远高出风师兄所说的灵石三成,丹药一两成——更何况以阿原的灵根,这个转化率本该再打个对折才是。

    也就是说,在吸化灵石的转化率上,身怀萃灵诀和古剑的原大侠比天灵根还要更胜一筹!

    可有喜就有忧,另一方面印证下来,阿原在隐溪庐之外打坐采气六个时辰,所得真气还不到十分之一块灵石——比风师兄说的“普通修士”还不如。

    悲喜交加的阿原,在认清了自身灵根有多差之后,更是认清了前路的方向。看来原大侠好动不好静的性子也是天意,就是告诉他不适合打坐苦修,只能折腾……

    …………

    重回坊市,阿原又有了新的目标,对隐溪庐一样能汇聚灵气辅助修行的宝货格外上心。与此同时,也到处打听各种吸化灵石的法诀,想与萃灵诀相互印证。

    几天下来,见识倒是涨了不少,收获自然半点没有——就凭原大侠兜里那两块奉若珍宝的灵石,能换个什么宝货法诀?

    不过确实如风师兄所说,吸化灵石灵物在如今的修仙界中如家常便饭,尤其是在执事弟子这个特殊的人群中。

    一般都是资质普通而头脑灵活、处事变通之人,才会安排做执事弟子——资质平平,忙里忙外修炼的时间又少,唯一的好处就是手头灵石多些,用灵石辅助增进修为乃是顺理成章之事。

    只是其中关窍诸多,如何求稳又求快,如何提升转化率,每个终日与数字打交道的执事弟子心中都有一本经——阿原不过是初涉此道罢了。

    而隐溪庐、古剑这类可以天然汇聚凝华灵气的宝货,也不是什么逆天之宝,甚至在坊市上就有售卖。

    那是青凝峰名下藏宝楼的一件主货,名为青玉梨树——虽然只是盆栽那么大的一棵小树,却能不断长出灵气凝结的玉梨状果实,每一颗玉梨都堪比灵石。

    不过这宝贝到底售价几何阿原都没问出来,玄云袍在坊市外面威风八面,进了楼里屁都不顶。坐镇的内门弟子同穿玄青之色,根本不给一点面子,直接就把阿原撵了出来。

    阿原虽有几分愤恨,但更多则是感慨。可怜“玉剑玉简玉诀”还是上古一个小门派的传承,到头来也并非什么天下独一份的东西,很是泼了他一盆冷水。

    除了梦境洞天之外,阿原一直以来心中最大的依仗便是古剑和玉诀,以为有源源不断的灵气供给,修行之快足以震铄古今。

    可如今方知这世间广大,就算他奇缘不断,但在修仙界还只是个稚嫩的新人而已。跟那些资质过人的天才比,跟那些有无数修仙资源的世家比,还有不小的差距。甚至这差距到底有多大,他都无法知道。

    ——但越是这样,越是有趣,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