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中国体育人 > 第二零八章 去美网虐菜
    陈强跟随宋秘书一起,来到了中国大使馆,见到了胡大使。

    早在数年之前,陈强与胡大使就见过面了。当时的胡适是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中国文学系主任,而陈强参加洛杉矶奥运会没有经费,前往北京大学募捐,那时候陈强便认识了胡适,而且当时胡适还给陈强捐了款。

    虽然后世的人对于这位胡大使颇有争议,但是他在担任驻美大使期间,工作还是很称职的。胡适是七七事变之后上任的,当时中国只面临着最危急的时刻,胡适也算是临危受命,以一个学者的身份成为了中国的外交官,而他在任期间,虽然没有让美国直接出兵援助中国,但是却从美国政府手中弄到了1.25亿美金的借款,对于当时正处于抗战困难时期的中国军民来说,无疑具有很大的帮助。

    而且胡适出任中国驻美大使的消息传到日本后,日本更是倍感压力,当时日本国内的社会舆论发起建议应该派三个人同时出任日本驻美大使,才可以抑制住胡适的能力。三个人分别是鹤见佑辅、石井菊次郎和松冈洋右。其中鹤见为文学专家、石井是经济专家、松冈则为雄辩家。

    陈强打算今后的几年在美国混日子,自然躲不开驻美大使馆,也免不了与驻美大使胡适扯上关系。所以当陈强见到胡适时,自然是恭敬有加,做到礼数周到。

    胡适却什么架子,他本来就是个学者,不是那种官僚出身的人,待人处事也是直来直去。说好听点是平易近人,温良敦厚,说不好听就是书呆子,身上也有那种酸儒的顽固不化。

    不过这样的人倒是好交往,跟他聊天不用考虑什么勾心斗角的事情。

    胡适将陈强引进了客厅,分宾主落座后,胡适才开口问道:“陈强,你怎么来美国了?我这里并没有收到重庆的电报,应该不是重庆方面派你来的吧?”

    “哎,说来话长啊!”陈强将自己撤离南京时候遭遇到了空袭,然后躲进了拉贝家中,之后又被德国人邀请,而半路上又被美国人截胡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了一边。

    胡适听完之后,不由得唏嘘长叹,陈强的这一段经历,写在小说里能写八章的故事了!

    “真没想到,在南京失陷以后,你竟然遭遇了这么曲折的经历。说起来你这也算是虎口脱险了!”胡适轻叹一口气,接着说道:“我是去年八月份就来美国了,对于国内的情况,也只是大体的了解一些,具体知道的却不是很详细。上个月我们炸开了花园口的黄河大坝,暂时阻挡的日军南下,不过听说日军又在集结兵力,准备进攻武汉。不知道武汉能不能保得住了!”

    胡适说着,话音一转,开口问道:“对了,你来到美国,有什么计划安排么?”

    陈强摇了摇头:“我这是临时本美国人给抓来的,哪有什么计划安排。”

    “如果没有的话,那也就别回国了,国内现在的局面也不太好,你回去说不定还有危险,不如就留在大使馆里吧。”胡适开口说道。

    陈强想了想,反正自己暂时也没有事情可做,留在大使馆里还管吃管住。

    于是陈强点头答应道:“那就要叨扰胡先生了。”

    “不叨扰,不叨扰。”胡适摆了摆手,接着道:“说起来,我还得找你办事呢!”

    “胡先生请将。”陈强开口道。

    “我听说你认识美国总统罗斯福?”胡适开口问道。

    陈强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不过他心中却不知道,罗斯福那个大忙人,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

    胡适则接着说:“我想让你找个机会,去拜访一下罗斯福总统,顺便带我一块去。”

    “胡先生,你是中国驻美大使,想要见罗斯福总统还很难么?”陈强有些不解的问。

    “难,难比登天!”胡适摇了摇头,接着道:“现在不仅仅是我想见罗斯福总统,日本人也想见他,英国人和法国人也在排着队见罗斯福总统,听说欧洲那边,德国要对捷克斯洛伐克动手。另外有很多的犹太人也要见他,希望美国可以帮助他们,解救被关在德国集中营里的犹太人。所以现在想要跟罗斯福总统见上一面,排队都得等好几个月!”

    胡大使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已经跟白宫预约了很久,还没有排上呢!这次我去找罗斯福总统,主要也是希望他给予一些借款,现在国内的局面越来越困难,方方面面都需要钱。我之前已经向罗斯福总统提过这件事情了,但是他没有回应。如果美国能够援助我们一些机械设备,甚至是武器的话,那就更好了!”

    “好,没问题,那咱们尽快去跟罗斯福总统见一面,国内的局势那么紧张,可脱不了太久。”陈强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现在的中国,即将进入到最艰苦的时期,这个时候,能够从美国手中多得到一些援助,也是对抗日战争的多一分的助力,这种事情陈强自然是义不容辞。

    ……

    白宫,美国总统的椭圆形办公室,罗斯福总统正坐在书桌前忙碌着,旁边,总统秘书正在向他汇报接下来的日程安排。

    “总统先生,您还记得中国有个运动员,名字叫陈强吧?他如今来到了美国,想要拜访您!”总统秘书开口说道。

    “那个陈强来美国了?我记得第一次跟他见面,我还是纽约州的州长呢!”罗斯福的记性倒是不错,马上想起了陈强。

    “那么总统先生,需要给这位陈强先生预约一个时间么?”总统秘书开口问道。

    “这个嘛……”罗斯福很明显的犹豫起来。

    现在亚洲已经开打,欧洲也是战云密布,美国还有一摊子事情,罗斯福总统忙的像条狗,哪有功夫见一个中国运动员,但毕竟是旧相识,说不见的话,又显得自己太没有人情味了。

    总统秘书却是很善解人意,他开口说:“总统先生,我会找个理由推辞掉的。”

    然而罗斯福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开口问道:“对了,两年前我竞选连任的时候,陈强刚好在柏林奥运会上拿到了七枚金牌,共和党好像还专门以此向我发难,说我修建的体育设施完全没用,美国体育被陈强一个人击败,是有这回事吧?”

    “是的,不过当时我们安排人对陈强进行了一次专访,在专访当中,他毫无保留的表示了对您的仰慕和崇拜之情。”总统秘书开口说道。

    当时在柏林的时候,美国的记者也的确采访过陈强,当记者问起陈强对罗斯福总统的看法时,陈强当然不可能说罗斯福坏话,得捡着好听的说,而且陈强还指望着回国以后,拿自己跟罗斯福总统的关系狐假虎威呢,于是陈强就说了一通的奉承话,什么智慧长者、人等导师等等的形容词,全都套用在了罗斯福的身上。

    而美国记者为了给罗斯福的竞选造势,在报道的时候也是添油加醋,于是美国的报纸上,陈强都要把罗斯福形容成一个圣人了!

    (详见197章)

    罗斯福总统想了想,觉得在这种事情上,自己应该表现的像是一个“完人”,总不能翻脸不认人吧!于是他开口说道:“那还是见见他吧。”

    “只见陈强一个人吗?”总统秘书接着说道:“这次的拜访信函是中国大使馆发来的,我想中国大使也会陪同陈强一起来的。”

    “那个中国大使肯定是来借钱的!”罗斯福有些苦恼的拍了拍脑袋,随后接着说道:“日本人只花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攻占了中国的首都,不知道中国还能撑多久,现在借钱给中国,很有可能是打水漂啊!不过对方好歹是驻华大使,人都来了,我还没法把他一个人晾在外面,那就一块见了吧!”

    ……

    前往白宫的车上,陈强开口问道:“胡先生,你打算从美国政府那里借多少钱?”

    “自然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反正无论借多少都不嫌多。”胡适开口说道。

    “那总得有个目标吧!”陈强开口道。

    “争取先借五千万吧!”胡适回答说。

    “美金?”陈强下意识的问。

    “当然是美金了!跟美国借钱,难道还要借法币不成!”胡适点头说道。

    陈强一脸无奈的苦笑起来:“您可真敢要价!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罗斯福总统不肯见你了!”

    胡适也尴尬的笑了笑:“5000万美金是有些多,但是国难当头,这个时候我也只能狮子大开口了!”

    陈强现在有些佩服胡适了,这家伙的性格太耿直了,就算是讹人也是直来直往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外交官,真不知道历史上他是怎么从美国弄来了1.25亿美金。

    “胡先生,我觉得别说是5000万美金,就算是砍一半,弄到2500万美金,也是听不容易的了。”陈强开口说道。

    “2500万也行,反正有多少要多少。”胡适依旧是一副耿直的样子。

    “我的意思是说,就算是2500万,人家也不愿意借给我们!”陈强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国内的局势非常不妙,日本人是铁了心的要灭亡中国,而且他们只花了一年的时间就攻下了华北和华东,这个时候谁若是借钱给我们,难道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么!”

    “你说的有道理,那我该怎么办?”胡适开口问。

    “晓之以理不行的话,只能诱之以利了。”陈强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美国毕竟是商业社会,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找些东西作为抵押,从美国人手里借钱了!”

    “你这是让我卖国?不行,绝对不行!出卖国家的事情,我胡某人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胡适连忙摇头。

    “抵押借款怎么就成了卖国了!你去银行里借钱,要是没点东西作为抵押,人家银行也不会借给你的!”陈强开口说道。

    “话是怎么说,可国家的东西,怎么能够轻易的抵押给外国人!”胡适一根筋的说道。

    “不抵押点东西,人家不愿意借给我们钱啊!要是没有钱,国内的局势会更加的崩坏,日军会侵占我们更多的国土。与其国内的资源被日本人抢走,不如抵押给美国人,从美国人这里弄到钱,有了钱我们可以造武器,可以招募新兵,然后赶走日本侵略者!”陈强开口说道。

    陈强的这一番解释终于说动了胡适,胡适也意识到,现在已经不是计较国有资产会不会外流的事情了,国难当头,如今首要任务是将日本人赶走。老祖宗就算是留下再多的金银财宝,后代守不住的话也没用,最终还不是便宜了日本人。

    ……

    陈强和胡适与美国总统见了面,而最终胡适从美国人手中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借款,年息4厘半,5年还清,而且借款主要用于采购美国物资。

    同时中国需以云南的22万吨桐油为抵押品,每吨桐油的价格是440美元,所得款项一半用于偿还本息,一半用于采购美国产品。

    桐油是一种优良的带干性植物油,用途广泛,是制造油漆的主要原料。建筑、机械、兵器、车船、渔具、电器的防水、防腐,以及制作油布、油纸、肥皂、农药等都能用得上。对于美国这种工业国家来说,桐油是一种很重要的原料。

    仔细算起来的话,这笔交易美国并不吃亏,而且还赚了,他们等于是借钱给中国买美国货,刺激了美国的经济,而且还得到了22万吨桐油。

    这就是历史上的那个《中美桐油借款合同》,时称“桐油借款”。

    未来的那些公知们歌颂美国在二战时期给了中国多少援助,说的跟美国人真是在学习**乐于助人,无偿给中国援助似得。事实上美国人也是无利不起早,他们之所以愿意给钱,是要回报的,是想从中国赚了一笔。所以美国人帮咱们打鬼子,咱们应该感谢人家,可美国也从中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咱们也不欠美国什么。

    ……

    七月五日,西班牙传来消息,不干预委员会决定,将所有外国志愿人员撤出西班牙,随后英美法等国的“国际旅”相继撤出,然而德国和意大利却忽视了这一决定,德军和意军仍然在参与西班牙的内战。

    而七月六日,专门讨论犹太人难民的埃维昂莱班会议在法国召开,虽然有很多欧洲国家参加,但是最终却没有一个欧洲国家愿意接受那些逃避迫害的犹太人,只有美国宣布,他们愿意接纳27370名犹太人难民。

    这个时代的欧洲人和后世完全不同,后世的欧洲人好像很愿意接纳中东和北非的难民。然而在那个时代,欧洲国家却不愿意接纳同样来自于欧洲的犹太人。

    相反的是,未来的美国只管制造难民,不管接纳难民,而在罗斯福执政时期,美国却是愿意接纳难民的国家。

    八月份,武汉会战终于开始。以此同时,英国和法国却在为捷克斯洛伐克的事情扯皮。德国进攻捷克斯洛伐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这时候,英国一面对法国说,你得去履行对捷克斯洛伐克的国防承诺,另一边英国首相张伯伦却打算亲自访问德国,准备把捷克卖给德国。

    也是在这个时候,陈强在《华盛顿日报》上看到了这样一则消息:1938年度的美国全国网球锦标赛,将于9月8日在纽约举行,本次比赛的冠军奖金高达2000美金……

    “美国全国网球锦标赛,应该就是未来四大满贯之一的美网的前身吧!冠军的奖金竟然高达2000美金,想不到在三十年代,美网冠军就能有这么多的奖金。”

    陈强突然想起,四大满贯之首的温网,也是每五年发行一次网球债券的,第一次发行是在1920年,而且那次网球债券为温网直接筹集到了10万英镑,温网的场地也因此得以扩建,温布尔顿也逐渐变成了网球运动的圣地。

    “这么说来的话,1920年的温网都能弄到10万英镑,1938年的美网冠军,给2000美金的奖金也不算多了。而且以纽约的繁华程度,主办方赚出本钱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2000美金与后世美网动辄几百万美金的奖金相比,当然是差的太远,但是考虑到三十年代的网球运动员也就是后世业余水准,而且网球运动的商业化也不足,2000美金已经不少了。

    试想一下,一个业余级的网球比赛,冠军能拿到一个普通美国人一年的工资,这个结果已经是很完美了,

    想到这2000美金的奖金,陈强突然有些心动。

    “总是在大使馆里蹭吃蹭喝也不是个事啊,大使馆里的经费也不是大风吹来的,现在国难当头,能给国家省一点是一点,我也该出去赚点钱了。”

    陈强放下手中的报纸,他打算报名参加这个美国全国网球锦标赛,去赚取那2000美金的冠军奖金!

    “这个时代的网球运动员那么弱,我又要去虐菜了,能够在美国人民面前装逼,好开心啊!”

    ——————

    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