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武侠诸天行 > 第二百九十五章武会开幕
    九月九,本是登高远望的好日子,但是今天却罕有人前去登高,而是一个个都齐聚郡城之中,不为别的,只因为今天不仅是节日,也是一个对整个荆州武林,极为重要的日子,有着难以言喻的意义。

    巡风使数十年后再临荆州,这其后,除却是要选拔优秀人才,未尝没有什么深意包含其中。

    不过这后头的意味,那就不是这些武林中低层人士考虑的问题,他们只知道,如今万众瞩目的荆州武会,终于要在今天开始了!

    这这里,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传遍整个荆州,是成名的不二选择,也是一个最佳的捷径。

    因此,整个郡城几乎半月之前就快被荆州的武者挤满,甚至,还有来自外州的来客!

    大楚九十九州,荆州边陲之地,虽然曾有辉煌,但如今却难现往日雄风,外面的世界更加广阔精彩,也更加危险!

    由于这一次武会规模超前,荆州总督也用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方法举行!

    武会的地点,不在郡城之中的任何一处,而是在城外十里龙熙江中。

    一众武林人士来到江边,他们看到了什么?

    成百上千艘遮天蔽日的五牙大舰,以手臂粗的铁链一一串联,绵延数十里,俱是灯火辉煌,居然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巨舰岛屿’!

    浩瀚无尽的甲板相连接,踩踏上去有着远平地的厚实之感,一连串的战舰相连,居然成就了一条横跨大江的舰桥!

    战舰之上的旗帜鲜明,正是大楚的标识,一个硕大的楚字印在玄黑色的旌旗之上,虽然简单,却气势磅礴,古朴之中透着一丝大气,大楚!镇压天下九十九州已经有数百年了,虽然近年来有王庭倾颓的破落景象,但是正如落日前最后的余晖,依旧是震人心魄!

    除了大楚朝廷,还有哪一方势力能够有如此统一规划的战舰,能够如此迅速的调配出来。

    “武林盛事!,当真是盛事啊!这些年的荆州如同一潭死水,今日才见得一丝活力,遥想当年...........”

    “爹,别想了,总督府的人来请您了,咱们走吧!”

    一艘船舶停靠,从上面下来了一位老年儒生,背后还跟着一名身穿薄纱的少女,而在两人面前的大船上,一人高呼道:“黄老先生大驾光临,实在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这边请,总督已经在那边设宴...........”

    一名司仪早已准备好,将那儒生引到了客席,身手轻灵,儒生见即使一个迎宾也是身怀不低武功,微微一笑,心中一动,却按下不表,只当做无事一般的落座席中。

    “爹,好多人啊!”少女满脸红晕,像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场面,激动的指着四周。

    老儒生咳嗽一声,斥责道:“碧儿,爹是怎么教你的,为人处世,礼字当先,这些都是武林前辈,不可无礼!”

    “是,爹爹。”少女嘟囔着嘴应了一声,但是眼珠子还是滴溜溜的一个劲乱转。

    老儒生嘴上苛责,但是还是耐心的解释起来,望着另一头宴席说道:“那边落座的都是武林名宿,这一块全是六大势力的人,还是总督面子大,否则早就打起来了。”

    “爹爹,他们怎么不叫您过去坐在那边啊?”少女又问一声。

    老儒生老脸一红,咳嗽一声道:“老夫一届散人,虽然辈分高,但是向来不屑于和那些人勾结,还是这边自在,是吧,老乞丐!”

    老儒生说了一声,随即将目光投到身边吃的满嘴流油的中年乞丐身上。

    这乞丐比老儒生来的还早,只是一直没停下来忙活着吃,少女转身看去,这乞丐虽然衣衫上打了许多补丁,但是清洗的干净,看不到污渍,头戴一个同样打着补丁的帽子,露出的两鬓皆是斑白,但是人却面色红润,气色极好。

    这人被叫老乞丐也不气恼,抓起一只烧鸡的鸡腿就往嘴里塞,含含糊糊的说道:“什么不屑,是咱们这些散人啊,从来都不被那些大门大派放在眼里,硬生生凑上去,只怕还贴了人家的冷屁股呢!”

    “粗鄙之语!”老儒生冷哼一声道“老夫就不该坐在你旁边,扫兴扫兴!”

    老乞丐嗤笑一声道:“怎么,坐在我身边辱没你了?你早年间一张臭嘴得罪了多少人,你自己算的清楚吗?也就是老叫花我不嫌弃,你还怪起我来了,死穷酸!”

    “你!”老儒生双目一瞪,正要开口反驳,那一头又传出声响。

    “巡风使来了,他就是巡风使吗?”

    “怎么如此年轻?”

    老乞丐和老儒生闻声都止了动作,齐齐望去。

    却见一白衣公子缓步而来,丰神如玉,一举一动优雅自然,举手投足之间似有一种行云流水的美感,第一时间成为了众人视线的焦点!

    老儒生和老乞丐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四个大字“深不可测!”

    这两人都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角色,老乞丐就是杨晋的师父丐侠洪三爷,这老儒生姓黄,学的是儒家武学,只是儒家在荆楚一带势力浅薄,他已经算是辈分最高的一位,偏生他年轻时候离经叛道,所学虽是儒家正宗,但是为人却不然,自有一番他的行事准则,算不得魔道,却也沾了几分邪气,早年间被叫做邪儒,和丐侠毒王齐名,俱是后天绝顶的高手。

    在以往先天不出的荆州,他们就算是荆州武林的房梁,往日里他们也不是没见过荆州本土的先天,虽然比之不及,但是也有逃走余力,可是在这巡风使面前,就好像是看到了一口幽深不见底的枯井,若想试探,必然自陷井底,无法自拔!

    “看来总督这一次还有所图谋........借巡风使的风头压一压荆州的其他势力啊!”老儒生心中如是想到,摸了摸花白的胡须,似笑非笑的看着老乞丐道“听说这一次你的得意门生也参加了本次武会!”

    “是又怎么样?”洪三放下手里的烧鸡,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是你女儿?看来你是不打算让她参加了,可惜了这么好的根底。”

    “女孩家家的,练武只为强身健体,遇到歹徒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至于扬名,那是男子汉的事情,是吧,碧儿。”老儒生笑呵呵的说道。

    被唤作碧儿的女子只是笑笑并不答话。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周围一番钟鼓齐鸣,乐声大起之中,一名高壮人影已经来到了最中心的巨大擂台之上。

    场中之人尽数收声,大家都知道,好戏,要开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