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第八百六十一章 锦绣京师
    东海上三四月间的季风,乃东北风。

    季风将大明海军主力舰队、以及货船护卫舰组成的编队,顺利地吹回了大江(长江)入海口。平安、侯海、姚芳等人也抵达了京师。

    大明海军主力舰队没有来京师,船只大多停泊在了刘家港(上海附近)的船坞进行修缮。乃因京师的龙江港日渐拥挤,放不下那么多大船了。

    京师的景色依旧典雅,朝霞中的浮屠、古寺,雕栏画栋、亭台楼阁古色古香,似乎没有甚么变化。这两年变化最大的地方,恐怕便是龙江港,前来的船只越来越多,贸易愈发繁忙。

    这里不仅有从朝鲜、日本、辽东、南方诸地来的海船;还有大江水系上,各地的商帮江船。京师城外的新码头,也在江边不断兴起。

    刘鸣在出任工商法提举之后,没有辜负朱高煦力排众议的提拔,他已有建树。

    这个己丑科进士,不断变革商税法令,并在廷议后通过了多个法令的决策。刘鸣主要是依据唐宋的旧制,对大明市舶提举司等衙门、进行变法。

    朝廷增加了进口关税法令,以十抽一的实物税为准;并发给凭票,以备巡检。民间商帮从海外运回来的货物,一般都是贵重之物,抽取实物避免了市面价格变动、造成的税收数额不准确。这些舶来货物,由市舶提举司进行批量售卖,价高者得。

    而原先国内货物流通的税收,主要是收“过路税”;官府衙役在城门、关隘等处,设卡收钱放行,每次的数额收得不高。但是其中规矩混乱,收入都被当地官吏拿了,根本没法查实,完全是糊涂账之一;还存在反复收钱的状况。

    刘鸣变法之后,立法将全国各地关隘城门的商税,全部收归市舶提举司。

    市舶提举司的分司收了钱之后,照样会发给商人一种有期限的凭票;商人拿到这种票据之后,限期之内不会再有税收。凭票上会写明,商队运货从何处到何处。

    因为有巡检在各地活动,商人交了税必须索取凭票,以备检查;所以市舶提举司用这种凭票的印发,便能控制各地分司的账目。

    原先印发宝钞的官吏工匠,径直换到了市舶提举司干活。大明宝钞具备的各项防伪技术,总算没有浪费;而且因为票据有期限,不同时间发的票据,会有不一样的编号、字号等新增防伪技术。如此一来,仿制的可能已极大降低。

    同时立法,伪造市舶提举司票据者是重罪,杀头、抄家,举族流放边关。

    于是,刘鸣遭致了各地官吏的多次弹劾,理由是五花八门。但京师衙门的大臣们、反对者很少,因为原来那些“过路费”,京官们也是收不到的。

    朝廷为了平衡地方官吏收入的减少,正在酝酿驿站变法。以前公干的京官去地方,甚至官僚家眷,都会在驿站免费得到供给;而驿站的花销,实际是由当地县衙负担。此项转嫁给县衙的负担,有人提出划归国库。

    皇帝朱高煦也提出了一些变法措施。比如让各地商帮,到户部分司注册名号、登册法人。这些正规商帮,可以在央行下设的“户部钱庄”得到借贷。但商帮借到的钱款,不得用于乡村的土地典押借贷,否则会面临严惩。

    但是这个法令有争议,朝中不少大臣提出了反对。一些人认为,从央行钱庄流出去的钱款,无法堵住流向“土地兼并”的路子。因为商人们可以勾结当地士绅,进行一些复杂的活动,不容易查出来。

    此事便还在商议之中。

    日趋庞大的官府机构、朝廷产业,不断开源的收入,大明王朝在朱高煦的统治下,正在迅速蜕变。

    ……奉天殿那边的钟磬之音未歇,礼乐传遍半个皇城。皇帝赏赐从日本国回来的功臣,庆功宴到下午仍未结束。

    晚春初夏,下午的阳光明媚,人们已能感受隐约的热浪。贵妃妙锦走到金水河上,便在汉白玉雕琢的石拱桥上停下了脚步。

    身边有个宫女给她打伞,也立刻站定了,让油纸伞正好为妙锦遮挡娇|艳的阳光。妙锦听着东边的音乐,便循声观望了一会儿。

    红墙门楼挡住了视线,这里看不到奉天殿的场面,只能瞧见奉天殿宏伟的重檐殿顶,琉璃瓦在远处泛着光辉。打伞的近侍轻声说道:“圣上怕还在奉天殿,不在这边的柔仪殿哩。”

    妙锦没有说话,只站了片刻,便继续往东行,身边的一队宫女宦官也恭敬地跟着迈开了步伐。

    一行人过了石拱桥、到金水河东岸,很快就进了柔仪殿正门楼。妙锦从一道廊屋上走去,向正殿那边走。

    廊屋上有穿着月白裙的几个宫女,见到妙锦,远远地就避道一旁,半蹲在路边,低眉顺眼地行礼。妙锦见状,也只好保持着端庄的姿势与神情。

    她穿着深青色的交领长袍、大红色凤纹衣边,挽起的发鬓上只是插着简单的黄金凤簪,虽然没穿礼服,却也尽显雍容华贵。

    “见过贵妃娘娘。”宫女们齐声道,有个小姑娘悄悄偷看了走近的妙锦一眼。妙锦没有转头,但从余光里发现了。她的身材高挑,长得美艳,确实引人注目,连女子也想看她。

    妙锦走到正殿门口,侧目道:“你们自便罢。”

    “是。”随从们屈膝道。

    她走进了正殿,果然里面空无一人。西北角那茶几旁边的泥炉,也是冷冰冰的没升火,不过她也不想喝茶。

    朱高煦还在朝廷里没来,不过他会来的,因为今天正好轮到妙锦侍寝。妙锦打算在这里等他。

    妙锦缓缓地走动了一会儿,便饶有兴致地踱到那张大桌案后面,在朱高煦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面对着正殿的六扇门,坐在这里果然感觉到、有某种堂皇的感觉。

    不过妙锦很快就觉得无趣了,她在无人的大殿上,渐渐放松,脚从长裙中伸了出来,在地面上方晃动着,然后观察着桌案上堆放的东西。朱高煦今天似乎来过这里,将这桌案弄乱之后、还没人收拾。

    有很多地图、卷宗,还有堆放着的奏章。纸墨等物都摆在那里,砚台上的毛笔似乎还没完全干透。

    妙锦便拿过来一张纸,提起毛笔蘸了两下,在上面随手写写字。

    不知过了多久,六扇门那边的光线微微一暗,妙锦抬起头时,便看见身穿大红色袍服的朱高煦走进来了。朱高煦朗声道:“贵妃要帮我披阅奏章吗?”

    可能之前他与大臣武将们说话、那种豪爽的情绪还没收回来,此时声音很大。

    妙锦一边起身,一边说道:“算了罢,挺没意思的。”

    朱高煦走了过来,埋头瞧了一番她的脸道:“是不是感觉无趣了?”

    妙锦看了他一眼,摇头道:“刚来没多久,才写了几行字,你便来了。”

    “我不是说这个。”朱高煦在她刚才坐过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妙锦稍微一想,便道:“倒是觉得日子过得太舒坦,只觉光阴如梭。我也曾想过这事,或许要归功于皇后宽容,圣上又很会预防事端。”

    朱高煦随口问道:“怎么说?”

    妙锦道:“郭夫人、马夫人,一个让你送去了凤阳,一个送到了宫外。这两个人要是在宫里,怕没那么太平。”

    朱高煦的脸色忽然露出了一丝愁绪,接着便消失了,看着妙锦笑了一下。

    妙锦不禁说道:“我以前从没想过,在皇宫里做妃子,还要与一大堆妻妾共处。却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这样,感觉还很顺利,哎……我常常觉得,高煦与世人真是很不一样,又说不上来究竟怎么回事。反正我不相信,这世上还有第二个像你这样的人。”

    “别多想了。”朱高煦道,“不过妙锦也是少见的女子。咱们大明朝,皇帝大臣三妻四妾不是很寻常?”

    妙锦道:“我不想。”

    朱高煦点了点头,忽然好似又想起了甚么,转头道:“父皇曾提出要封你为贵妃,你拒绝了。可当年忠烈景公为妙锦安排、想让你做建文的皇妃,你不是曾经答应了?”

    妙锦颦眉道:“我是被迫的,那时不想忤逆父亲、不孝。其实我很害怕进宫。”

    她沉默了稍许,又喃喃道:“可不知高煦是怎么回事,直到现在,我还总是想见到你,留在你的身边。一切竟然那么水到渠成。”

    “我也是,妙锦是越看越美。”朱高煦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

    妙锦的杏眼瞪了他一眼,“你瞧自己的嘴巴,好听的话张口就来。稀奇的是,我们不都相识好多年了吗?”

    朱高煦却无辜道:“我还能说假话吗?”

    妙锦也久久看着他的脸,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感觉脸有点发|烫,便不禁伸手触碰朱高煦的嘴唇,“想到你也会那么对别人,我便不高兴了。”

    朱高煦无言以对,眼睛里露出了略显尴尬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