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夜欢凉:失心为后 > 309那他人呢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天,已经黑了下来,千城依旧没有醒。

    龙吟宫里所有的宫灯都被点了起来,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可饶是这般,苏墨沉还是觉得自己的心里看不到一丝光亮。

    缓缓脱了一身是血的龙袍,脱了软履,他掀开被褥,挨着床榻上的女子躺了下去,伸手将她抱在怀里。

    她的身子那么轻,那么软,又那么凉。

    将脸埋进她的发丝,入鼻是她熟悉的沁香,一颗心,痛到颤抖汊。

    方芳说,他是萧寒,他就是萧寒。

    那一刻,他想笑,可终究是连笑的力气都没有。

    原来,他一直在意,一直心生嫉妒的男人是他自己,虽然,他不明白,为何他是萧寒朕?

    还记得那次在沙溪的船上,她问他相信前世今生吗?

    他说,他不信,他只在意今生的东西。

    那时,她是失望难过的吧?他想。

    将脸从她浓密的发间抬起来,轻轻吻上她的唇角,他低低地呢喃,“千城,如果有来生,你还会记得我吗?”

    心中骤闷,他张嘴,大口喘息,浑身抽搐着,却依旧紧紧抱着怀中的女子。

    一股猩甜从口角溢出,红了软枕,红了被褥,红了两人的衣衫……

    翌日清晨

    三王爷苏墨风和九王爷苏墨逸是直接闯进龙吟宫的。

    原因有二,一是因为他们的天子没有早朝,二是因为苏墨逸舀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

    两人来到龙吟宫门口先让李公公通报,李公公说皇上还在安寝,后来,李公公拗不过他们就到内殿门口请示那个帝王,却又久久没有得到里面的回应,所以最终,他们才这样冲了进来。

    入目一片殷红。

    红的软枕,红的被褥,几乎遮盖了原本的明黄,床榻上,一男一女相拥而眠,一动不动。

    苏墨风和苏墨逸大骇,不知那些血是他的,还是她的,只是有种感觉,床上的人已经死了。

    男人女人都死了。

    两人被自己的感觉吓得呼吸都呼吸不过来,一颗心几乎就要跳出胸腔,他们疯了一般,冲上前去,一人喊着“四哥!”,一人喊着“千城!”

    又惊又惧、凌乱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床榻上的男人缓缓睁开眼,蹙眉看着两人,半响,道:“好吵!”

    那一刻,苏墨逸哭了,苏墨风也哭了。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毫无顾忌地舀着袍袖抹眼泪。

    男人的眉头就皱成了山川,“做什么哭?我好好的,千城也好好的!”

    虽然她依旧没有醒,但是,她依旧有呼吸,有脉搏,不是吗?

    “对了!”苏墨逸这才想起正事,将一粒红褐色的药丸塞到苏墨沉的手里,“四哥,续命丹炼成了,快,快吃了它。”

    他知道这个男人的身子已经濒临极限,所幸苍天有眼。

    他清晰地看到男人先是震惊,后是惊喜的表情,原本深沉如墨的黑眸里光亮一点一点聚起来,最后,竟是晶亮得如同夏夜的星辰。

    男人伸手将药丸接在手里,紧紧拽住,说,“好!有劳九弟了!”

    接着,便将药丸送进嘴里,缓缓咀嚼,末了,又朝他们两人挥手,“你们退下吧,我有些累!”

    在出门的那一刻,苏墨风隐隐意识到什么,猛地回头。

    果然,男人正俯身亲吻着女人。

    亲吻么?

    他知道他在做什么。

    一瞬间,他再一次泪流满面……

    千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不知时日,甚至有种不知身在何处、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的错觉。

    睁着惺忪的眸子望着头顶明黄的床幔,怔忡了好半天,意识才一点一点回到大脑。

    她不是被一箭穿心了吗?

    那现在?

    下意识地动了动,胸口立即传来一阵剧痛,她蹙起眉心、轻咝了一声,也终于完全肯定,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

    &nbsp

    那染飞呢?

    那个男人是不是真的杀了他?

    那一日,她在将军府自己的厢房里醒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记得自己听说杨氏心疾发作,赶回了将军府,结果一进门就被迷晕了。

    揣着这个巨大的疑团,她想找染飞问问,结果染飞不在,她在祠堂里看到了跪地求佛的杨氏。

    看到杨氏好好的,她的一颗心终于安定,可是看到她,杨氏却是很吃惊,说,你怎么醒了?

    她更加懵了,连忙问她怎么回事?

    杨氏眼泪就流了出来,在她一再逼问下,杨氏才说,苏墨沉正和染飞在宫门口对峙呢!苏墨沉想要杀了染飞。染飞怕她夹在两个男人之间为难,所以将她迷晕留在了将军府里面,还吩咐她们赶快离开。

    她不信,苏墨沉不是那样的人。

    杨氏苦笑,信不信都是事实,因为染飞曾经带领染家军灭了黑煞门总舵,如今苏墨沉只是寻仇。

    那一刻,她只觉得天都塌了。

    原来利用她找到黑煞门总舵位置的人不是苏墨风,而是她的父亲,染飞。

    她心痛,她失望,她说不出来心中的感觉。

    还来不及细细思量,杨氏却对她跪下了。

    杨氏求她,泪流满面地求她,求她这个女儿去救她的父亲。

    她将杨氏扶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跑。

    即使带兵围剿黑煞门总舵的人是染飞,她依旧坚信苏墨沉不会真要染飞的性命,他不是那样的人,他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曾经他不是以为那人是苏墨风吗,不是也没有杀苏墨风吗?

    所以,这肯定是个误会!

    对,误会,一定是个误会!

    当她打马疾驰在风雪中,满脑子都是这个声音。

    然而,老天永远都只会跟人开玩笑,事实永远是在人的意料之外。

    当她来到宫门口的时候,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染家军被苏墨风和苏墨沉的人里外包围;

    她看到了所有人站着,独独染飞一个人跪在皑皑白雪中,低垂着头;

    她看到了那个男人如同天神一般伫立在高高的城楼上,举着自己的手臂,而在他的旁边是一排蓄势待发的弓弩手,弯弓被拉成满弦,只等着他一声令下。

    不——

    没有人知道她当时的心情,那种又惊又惧,又痛又乱的心情。

    脑中一片空白,她只想阻止这一切,阻止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之间的这一场血腥。

    她相信,只要她开口,那个男人一定会放过染飞,一定会,因为他爱她不是吗?

    他宠她、溺她、顺着她,即使她伤害他,他也原谅她所有的过错,这样爱她的男人怎会不放过染飞?

    她想喊他,可是因为赶得太急,气息跟不过来,她发不出一个音,她只得朝他伸出手,她知道他懂。

    然而,上苍再一次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他下令了。

    漫天羽箭朝他们飞了过来,有一枚正好射中她的胸口。

    她震惊。

    如果不是胸口真实地痛,真实地有血冒出来,她真以为那只是一场梦魇。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她知道他们之间完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从来没有。

    所以,她将羽箭引进了自己的胸膛。

    倒地的那一刻,她似乎看到了他飞来的身影、大变的脸色、沉痛的眉眼……

    什么意思?

    如今,她又躺在龙吟宫里,他又将她救了回来,是吗?

    那他人呢?

    第二更,还有更新,只是今天公司七周年庆,有活动,第三更素子晚上回来更,会很晚,亲们可以明天看

    谢谢【羽殇妖妖】亲的荷包谢谢【西瓜婆婆】亲的花花

    谢谢【我爱吃荷兰豆】亲、【羽殇妖妖】亲、【】亲的月

    票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