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夜欢凉:失心为后 > 275你真的好紧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字,翻页】

    皇陵

    苏墨风缓缓睁开眼睛,头有些沉,还有些些痛,想来是昨夜酒饮了太多,竟一觉睡到了现在。

    难怪世人都爱借酒浇愁,酒的确是个好东西,醉酒后的他,昨夜竟是一夜好睡,不然,每夜的梦里都是那个女人的眉眼,绞得他连呼吸都是痛的。

    窗外阳光如此烈,怕是时辰不早了吧沲。

    $6765$4e86皇陵$4ee5$540e$ff0c$4ed6$4ece$6765$4e0d$770b$65f6$8fb0$ff0c$53cd$6b63$65e5$51fa$65e5$843d$5c31$4e00$65e5$3002

    起身披衣下床,听到外面传来动静。

    $5728皇陵$ff0c$4ed6$662f$4e00$4e2a$4eba$72ec$4f4f$7684$ff0c$56e0$4e3a$65e0$8bba$600e$4e48$8bf4$ff0c$4ed6$7684$8eab$4efd$8fd8$662f$4e00$4e2a$738b$7237$ff0c$603b$4e0d$53ef$80fd$53bb$8ddf$4e00$4e9b$4e0b$4eba$548c$90a3$4e9b$5b88$9675$7684$5973$4eba$4f4f$5728$4e00$8d77$90b9$3002

    那外面会是谁呢?

    微微疑惑,他走了出去。

    院子里,一个女子正弯腰收拾着地上他昨夜乱扔的空酒坛子,女子一袭披风曳地,发髻松松的,风尘仆仆的样子。

    阳光有些刺眼,苏墨风眯了眯眸,眉心微拢,她怎么来了?

    “方芳!”

    女子闻声直起身子,回头,看到是他,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璀然一笑,“你起来了?”

    苏墨风愣了愣,看来,她早就来了,应该已去过他的厢房。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墨风没有动,淡淡开口。

    方芳笑容有些僵硬,撇过视线看了看别处,然后又转过来看着他,故作轻松地闲闲一笑,“来看你啊,大过年的,过来给你拜年啊!看来,三爷似乎不大欢迎。”

    苏墨风弯弯唇角,没有说什么。

    “饿不饿?”方芳将手中的酒坛放在石桌上,侧首问他,“我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过来,只要热一热就好了。”

    一边说,方芳一边走向不远处的马边,取下马背上的包裹。

    $201c$4e0d$7528$4e86$3002$201d$82cf$58a8$98ce$518d$6b21$62e2$4e86$62e2$7709$ff0c$201c皇陵$6709$4e13$95e8$70e7$996d$7684$ff0c$7b49$4f1a$513f$4f1a$6709$4eba$9001$81b3$98df$8fc7$6765$3002$201d

    方芳的动作有些僵,垂眸淡淡看向自己的手中,半响,“哦”了一声。

    苏墨风拾步往外走。

    “你去哪里?”

    方芳咬了咬唇,她似乎真的不该来。

    $201c$53bb$5de1$89c6$4e00$904d皇陵$3002$201d$82cf$58a8$98ce$8f7b$8f7b$770b$4e86$5979$4e00$773c$ff0c$62fe$6b65$51fa$4e86$95e8$3002

    清晨的阳光斜斜铺进院子,满地金黄,方芳站在原地,看着面前被拉得斜斜长长的自己的影子,久久失了神。

    跟苏墨沉闹了一早上,千城哪里还睡得着,所以男人走了不久,便也起床了。

    春兰伺候着她更衣盥洗,又用过早膳,她想起,那个男人说,如果醒了让春兰去通知他,他要让太医给她看看。

    其实,她也想让太医给看看,特别是被下了药,也不知影响没影响到孩子。

    见外面雪后大晴,阳光正好,便和春兰一起出了门。

    宫道上的雪早已被宫人清扫干净,只有路边的树木花草上面还有一些未融的残雪,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刺目的光。

    千城和春兰一前一后的走着,路过后花园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子坐在凉亭里面。

    女子一袭白色狐裘,妆容清淡,面容也清淡,一人孤寂地坐在那里,两个婢女远远地立在亭边。

    云蔻,苏墨沉的云妃。

    千城愣了愣。

    她们要去龙吟宫,必须从凉亭旁边经过,她不知道要不要跟人家打声招呼。

    可云蔻眉眼低垂,一直在摆弄着手中的一个什么东西,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她们。

    千城抿了抿唇,正打算干脆也装作没看见,直接过,目光却是蓦地被她手中的物件给牵引了去,顿时,脸色一白,愣了一会儿,扭头就往回走。

    春兰不明所以,见她脚步飞快,连忙跟在后面,“主子,慢点,慢点……”

    回到清华宫,千城一屁股坐在院中的石凳上,春兰一惊,连忙吩咐小宫女去里屋取了软垫过来,垫在石凳上面。

    见她气呼呼的样子,春兰左右不明白,这时,清华苑的大太监过来禀报说,内务府送了蜜饯来。

    千城冷着脸,不语。

    春兰见状,便连忙让人将蜜饯收下,还用小碟子装着端了两盘过来放在石桌上。

    “千主子,你尝尝看,这一盘是酸的,一盘是甜的,送过来的太监说是皇上的意思,皇上还真是有心了。”

    “是很有心。”

    千城冷哧,目光落在那晶莹剔透的蜜饯上面,腹中馋虫顿时被勾了上来,便忍不住伸手捻起一粒放进嘴里。

    门外,苏墨沉走了进来,一袭绛紫色龙衮,风华绝代,见到千城,他唇角一弯,直接往她面前走,“既然起来了,怎么也不让春兰去通知一声?”

    院中众人一见,连忙跪倒行礼,唯有千城依旧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突然眉头一皱,指着其中一盘蜜饯,问跪在边上的春兰:“你确定这是甜的吗?”

    春兰一震,苏墨沉禁不住微微笑起来,“不是甜的,是酸的。”

    边说,边挥了挥衣袖,让众人起身。

    春兰有些懵,起身再次看了看千城指的那盘,微微蹙眉,“送蜜饯过来的公公明明说这是甜的,难道…奴婢搞错了?”

    苏墨沉低低一笑,上前直接将千城拉起来,自己坐了下去,又将千城抱在腿上,看着春兰,“你没搞错,是有的人将甜的东西吃成了酸的而已。”

    千城一听就恼了,伸出手肘往他胸口一撞,“放开我!”

    苏墨沉也不生气,反而笑得愈发绝艳,手臂照常箍得紧紧的,侧首吩咐边上的春兰,“去太医院将邱太医请过来。”

    春兰领命而去。

    千城见也挣脱不开,便也懒得白费力气,骤然朝他伸出手,“将我的东西还给我!”

    “什么东西?”苏墨沉敛了笑容,睨着她。

    “玉!我送给你的那块玉。”千城同样回望着他,只是清眸中都是怒气。

    “不还!”苏墨沉斩钉截铁,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你送给我便是我的东西了,哪有说要回便要回的。”

    闻言,千城更加气甚,“那你送给我的那块绾发的玉不是也要回去了吗?”

    “不一样!是你自己用那块玉给另一个男人求情不是吗?”苏墨沉淡淡说完,眸色染上一丝幽暗。

    “那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不是也将我送给你的玉给了另一个女人吗?”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

    苏墨沉就看着她,眸色更显幽暗,微微抿了唇。

    见他这样的眼神,千城竟有些心虚起来,顿了片刻,想起反正方才自己亲眼看到云蔻手中把玩的就是她的那块红绳鸀玉,便又理直气壮地迎上他的眼。

    骤然,手背一热,是苏墨沉按住她的手,往自己的衣襟里面塞。

    她的心倏地一惊,手心触碰处一片硬凉,他带着她的手将一块什么东西掏了出来。

    红绳鸀玉!

    可不就是她的那块?

    千城彻底傻眼了,那方才……方才难道自己看走了眼?

    “对不起……我……”

    她不知道怎样说,总不能说自己看花了眼,以为云蔻手中的玉是自己的这枚?那她还有何颜面见人?

    “千城,经历了这么多,我以为你是信我的,就像我相信你一样,原来,真的只是我以为……”

    苏墨沉勾着唇角,笑得冷淡。

    “我……”

    千城有些无措,又见不得他这样,便克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哎”苏墨沉一声低叹,眸色逐渐柔和下来,伸手将她抱住,“千城,你要相信我……”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在乎她的信任。

    兜兜转转,他怕了,他真的怕了。

    千城不语,在他的怀里默然埋着头。

    苏墨沉伸手缓缓抬起她的脸,她小脸红红、泫泪欲滴的模样要多委屈,有多委屈,他心中一动,低头,轻轻吻上她的眼睑,辗转,最后落在她的唇上。

    “别”千城羞红满面,伸手推他,嘟囔道,“人都在呢”

    “人?哪里有人?”苏墨沉低低一笑。

    千城愕然四顾,方才一院子的人什么时候已不见了一个人影。

    男人的唇又欺了上来,她躲着不让,他便一点一点地寻,两人正闹着,春兰带着太医走了进来。

    千城脸一红,想起身站起,却是被苏墨沉抱着不让,“别动!”

    太医正欲行礼,苏墨沉挥手止了,“快帮宸妃看看!”

    边说,边将千城手中的玉又接了回去,塞进自己胸口的衣襟。

    太医仔细把了脉,说孩子正常,然后,又开了一些安胎药,另外还开了一副恢复孕脉的药。

    夜里

    苏墨沉批阅完奏折来到清华宫的时候,千城正愁眉苦脸地望着案桌上的一碗黑浓黑浓的汤汁,长吁短叹。

    见苏墨沉进来,她伸手指指药碗,委屈道:“苏墨沉,可以不喝吗?”

    “不行!”苏墨沉伸手探了探碗壁,见药还是温的,便将药碗端起,递到她的手里。

    “可是,真的好苦!”千城仰起头,看着他,一副要哭的样子。

    她下午已经喝过一次了,苦得她吃了一下午蜜饯和甜食都没缓过来。

    “良药苦口嘛!都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好,来,乖,把它喝了……”白璧纤长的手指轻轻在她的眼角来回摩挲,苏墨沉耐心地低哄着她。

    末了,又吩咐春兰取了蜂蜜和蜜饯来。

    千城又磨了一会儿,见实在推不掉,低咒一声,“算你狠!”

    然后,便捏着鼻子,愤愤然地一口气将药喝了下去,苦得一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苏墨沉也不恼,笑睨着她,一双黑眸灿若星辰,伸手捻起一粒蜜饯递到她的唇边。

    她痛苦地看着他,恨恨地看着他,见男人笑得极其欠扁的脸,心中怒气一窜。

    将手中的碗重重往桌上一置,她噌地起身,“孩子是我们两人的,凭什么就让我一个人苦,不公平!”

    话音刚落,也没等苏墨沉反应,她便踮起脚尖,直直印上他的唇。

    苏墨沉一颤,她的手臂就已经攀上了他的颈脖,唇舌更是学着平时他吻她的样子一般探入他的口中。

    一边在他唇舌间胡为,她一边口齿不清地问:“苦不苦……我苦,也要你苦……”

    苏墨沉几时见过她这个样子?一时间,心魂俱动,蓦地抬起大手拖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按住,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唇舌相交、津液交缠、浓浓的苦涩在两人唇齿间弥漫、充斥

    他也不管不顾,依旧甘之若蚀,纠缠着她的舌,千城本来就是闹他的,见他这般,也毫不示弱,小舌在他口内调皮翻搅。

    静寂的夜,只听到两人唇舌纠缠的声音。

    苏墨沉哪里还受得了?

    在她的唇齿间,他蓦地低吼一声,弯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快步走到床榻边,将她放到床上,伸手就开始解她的衣衫。

    屋里炭火烧得旺,温暖如春,她沐浴过后就只穿了一件寝衣,所以不费吹灰之力,她便被他衣衫尽褪。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她又羞又惊:“不要……苏墨沉……”

    苏墨沉一边褪着自己的衣衫,一边亲吻着她,“是你自己招惹的。”

    千城欲哭无泪,他火热的唇在她耳边、脖子上辗转,她忍不住颤抖地喘息起来。

    她也不知道事情最终怎么演变成了这样,其实这几日下来,她对他的触碰已并不抵触,只是,只是……

    她仰起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苏墨沉的唇又欺了过来,细细地吻她,暗哑低沉的声音从两人相交的唇瓣逸出,“别怕,我有分寸的……”

    很快,两人就赤诚相对。

    这是失忆后的千城第一次看苏墨沉的身体,琥珀色的肌肤、肌理分明的胸膛、雄健的体魄,晃得千城都不敢直视,只得红着脸眸光四下乱飘。

    她是那般青涩,身子又是那般敏感。

    他的吻狂野又不失温柔,一点一点地吻着她,似乎不想放过她任何一寸肌肤,不一会儿,她就被吻得晕头转向、气喘吁吁起来。

    吻一路向下,他张嘴包裹住她胸前的蓓蕾,灵巧的舌抵在早已绽放的顶端,唇舌轻轻厮磨,不停吮吸。

    她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惊叫着舀手推他,身子狂颤。

    然,此时无力的推拒,无疑是更深的邀请。

    男人眸色愈发暗沉,大手更是来到她雪白的腿间,轻轻逗弄着她的花心,揉捻,感觉到花心的温湿,他纤长的手指轻轻探了进去。

    “苏墨沉……”她再次惊叫,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