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夜欢凉:失心为后 > 【186】四爷可以给吗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    宫门口,千城弯腰,正准备上马车,身后一暗哑低沉的男音响起,“千叶!”

    千城心口一震,是他。穿越迷www.chuanyuemi.com

    强自定了定心神,她漠然回头,苏墨沉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长身玉立,看着他,夜色幽幽,看不大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见黑暗中,一双眸子晶亮分明。悌

    “四爷有事吗?”她淡声开口。

    “那药方是真的吗?”

    他的声音说不出的破碎沙哑,大概是方才饮酒的缘故,千城心口微颤,嘴上却忍不住冷笑出声,“四爷大可不必去寻!”悌

    说完,径直转身,准备上马车。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身后男人上前一步,语气微微急促,倒有些不像一向气定神闲的苏墨沉。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千城回头冷斥,“但是我的意思很明显,不论药方是真是假,四爷,你,都不需要去寻。”

    “为什么?”

    千城抿了抿唇,又转回身,直面着他,目光灼灼,“四爷,非要我将话说白吗?我染千叶再不济也是将军府的小姐,怎么?让我嫁过去给你做妾是吗?”

    她不是一个骄横的人,从来不是。这些话,她本也不想说,但是心中气苦,话就控制不住地变得没有轻重起来。

    “你要正妃?”男人眯眸,倒也不恼。谀

    千城嗤笑。

    “不!”她斩钉截铁,清眸中流转着万千光华,潋滟坚定,“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四爷可以给吗?”

    苏墨沉一怔,面露震惊。

    千城轻轻一笑,反应意料之中不是吗?讥诮地撇回目光,她默然转身,弯腰入了马车。穿越迷www.chuanyuemi.com

    直到不知过了多久,马车都走得不见影子了,苏墨沉还站在原地,良久。

    一生一世一双人?

    ************

    龙吟宫

    李公公见文帝一声高过一声地咳嗽着,不由地拧起了眉心,连忙倒了一杯热水上前,偷睨了一下帝王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皇上,要宣太医吗?”

    文帝伸手接过杯盏,抿了一口,气息方才稍稍平定了下来,“不用!”

    只是换季了喉咙有些不舒服而已,那些太医院的人最会小题大做。

    “那……”李公公看了看外面的夜色,犹疑地开口,“这夜已深了,皇上还是去丽妃那里吗?”

    都说后宫需要雨露均沾,这个男人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近段时间夜夜都去丽妃那里,也不知道那女人给他灌了什么**汤,竟让他迷恋至此。

    文帝略一沉吟,道:“不,今夜朕去幽梅宫。”

    李公公一愣,去梅妃那里?

    文帝似又想起什么,“对了,派人秘密查一查染千叶这个人,所有关于她的一切朕都要知道。”

    ************

    苏墨风原本是骑马回府的,因为心中有事,一时烦闷,后来就改为牵着马走了。

    寂静的夜,长长的街,稀稀落落的灯火,一人孤寂地走着,心中只觉得凄凉落寞。

    今夜那个女人都被逼得那般情境了,却还是没有选他。

    虽然他嘴上说,不逼她、给她时间,其实,心里有多期待、有多渴望,只有他自己知道。

    原来,这世上最痛的殇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我记得所有关于我们的一切,而你却早已将我忘得一干二净。穿越迷www.chuanyuemi.com

    这种感觉,痛并无助,比曾经以为她死了更加难过十分。因为她死了,他的心也可以跟着死,麻木死去的心是不会有任何痛楚的。

    可是现在,她活着,她就在他的面前,真实地在他面前,只是心里再也没有了他,那种感觉才让人痛彻心扉。

    原本想着,吹吹夜风,在寂静的夜里走走,能够让心事沉淀沉淀,可走了半天,心里还是拥堵得厉害。

    等他牵着马回到三王府的时候,已是深夜。

    王府门前,一抹纤瘦的身影盈盈而立,黑发长衣,衣袂轻扬,幽幽月色下,似妖似狐,恍惚间,苏墨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直到女子笑着开口喊他“三爷”,他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心头狂跳,甚至来不及让人将马牵走,直接丢了手中缰绳,他快步迎过去,“千城,你怎么来了?是不是等了很久?”

    也只有在这样无人的夜里,他才敢喊出心中的名字。

    “等了一会儿,”千城笑笑,“有些事想跟三爷说……夜宴的时候人太多……”

    “什么事?”苏墨风的心微微一沉,不知为何,他的直觉告诉他不是好事,“夜里凉,我们进府说吧!”

    “不用了!就几句话,我说完就走!马车还在前面候着我呢!”

    苏墨风循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车夫在车头遥遥望着这边,似乎已经等候多时。

    “三爷,今夜的事……”千城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才道:“对不起!”

    苏墨风愕然,“为何说对不起?我不怪你!我说过……”

    “三爷的心我懂!”千城打断他的话。

    她不是傻子,也不是木头,他的心,她真的懂。

    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好得近乎完美,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面对这样深情的男人,说不感动那是假的,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恍惚,但是,她清楚,那只是感动和

    内疚。

    她不是染千城,没有了和他刻骨铭心的记忆,也无法做到和他的心一起跳动。

    她也试着让自己去做染千城,可是不行,真的不行,那感觉不对!

    她很无力,不忍去伤害这样一个深情的男人,却似乎又将他伤得更深。

    方才在马车上,她想了很久,无论是苏墨沉,还是他,放下的就放下,不爱的就不爱,不能再这样不明不白纠缠下去了。

    否则,只是徒增彼此的痛苦,而且对他也不公平。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墨风绷直了声线,却依旧难掩声音的颤抖。

    看着这样的他,千城也是难过得不行,几乎没勇气将后面的话说出来,捏着手心,静默了很久才开口,“千城想说,千城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千城,千城也不记得曾经和三爷发生的一切,千城更不能给三爷什么承诺。”

    她一口气急急说完,生怕缓一步自己就再也说不出口。

    她以为苏墨风会反应很强烈,没有,男人竟异常冷静,黑眸就睨着她,一瞬不瞬地睨着她,冷冷开口,“所以呢?”

    “所以……”他这个样子倒让千城无措起来,一时不知自己要说什么,“所以……”

    “所以连让我等的机会也不给我,是吗?”男人骤然嘶吼出声,“染千城,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我……”

    他发火了。

    千城还是第一次见他发火,心中一片凌乱,她怔怔地看着他,看着他黑眸中慢慢被沉痛填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许久,两人都不说话,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看着。

    最后,还是苏墨风先开了口,他低低叹出一口气,语带倦色,“好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走吧!”

    “我……”他这样,她反倒不知该怎么办了。

    “走!”一声厉吼,吓得千城浑身一颤。

    苏墨风几时这样对过她?

    她怔怔地看着他,看着他脸色铁青的样子,抿了抿唇,强自忍住眼角的酸涩,转身,拾阶而下,忽然又想起什么,顿住脚步,“今夜的那个药方是假的,根本无此药,三爷不用费心去寻!”

    既然伤,就伤得彻底一点吧!

    三爷,你是个好男人,值得更好的女孩来爱你!是千城不好,千城配不起你的深情!

    千城加快脚步,拾阶而下,骤然背上一热,男人奔过来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千城,是我不好,我不该朝你发火!都是我不好!我知道你不是三年前的千城,我也知道你不记得曾经和我发生的一切,我不逼你,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承诺,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能看着你……”

    心中大恸,千城痛苦地闭上眼睛。

    这到底是怎样的孽缘啊?

    .........................................................

    更新毕~~

    谢谢【mali8008】亲的花花和月票嗷嗷嗷

    谢谢【冷静和童话】亲、【春行墨舞】亲、【yanshujuanz】亲、【xiaoyudiangood】亲的月票~~~

    大耐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