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夜欢凉:失心为后 > 【142】没人会在意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    幽梅宫

    悌

    女子斜倚在软榻之上,低垂着眉眼,眼角眉梢都是淡淡的羸弱。穿越迷www.chuanyuemi.com

    因是夏日,身着轻薄,透过薄纱依稀能看到莹白肌肤上的一串串暗红淤青,那是被男人狠狠疼爱过的痕迹。

    也不知是不是久不承雨露的缘故,还是人到中年身子况下的原因,她竟浑身酸痛得下不了床了。悌

    而为何男人不这样?

    谀

    明明他也人到中年,为何在床上还像个小伙子一样?一如二十多年那般精力充沛!

    他要了她一夜!却像怎么也要不够一般!

    而她到最后被折磨得低低地啜泣、求饶,他还是不放过她。

    她不明白,他后宫佳丽没有三千,也有几百,为何他就像欲.求不满一般如狼似虎?

    那一刻,她有种错觉,似乎他想要将她揉进骨血一般,似乎这些年,他最爱的女人一直是她,而不是良妃。

    一阵珠帘碰撞的脆响,婢女香草打帘而入,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

    “梅妃娘娘,药来了!”

    女子轻“嗯”了一声,坐起身子,香草将药碗放在边上的桌案上,拿起软枕垫在女子的身后,再将药碗端了过去。

    “本宫自己来吧!”女子将药碗接过,一股腥浓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女子蹙了蹙眉,仰脖一口气将里面黑浓的汤汁饮尽。谀

    香草叹了一口气,将空碗接过,递过去一条干净的锦巾,犹豫了半响,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娘娘,为何要偷偷食这避子汤?其实,再给皇上添一个小王爷或者小公主多好,皇上一定会喜欢的!”

    女子笑笑,未语。穿越迷www.chuanyuemi.com

    再添一个又如何?她不是一个好母亲!

    已经有的孩子还在受苦,怎配再生?

    “对了,让你去打探刑部那边案子审的情况,可有听到什么消息?”她轻轻拭去唇角的药渍,似不经意地问道。

    “听说,四爷已经无罪释放了!”

    “真的?”女子心中一喜,面上却没甚表现出来,不过略带惊呼的语气还是出卖了她的心理。

    香草点点头,不明白这个清冷寡淡、与世无争的女子几时对这些事情上心起来?

    “听说,千夫人回来了!”

    千城回来了?

    女子一怔,半响,又低低叹出一口气。

    看来,那丫头对老四是上了心啊!

    “那关于边国来使的事皇上没有处置四王爷吧?”

    “没有!”香草摇头,“听说六王爷还提出来了,但是被皇上驳了回去。”

    “知道了。”女子垂眸,弯了弯唇,“你下去吧!”

    看来,昨夜,那个男人答应她的事,并没有食言。

    ************

    无视一路众人错愕的目光,苏墨沉一直将千城抱在怀里,径直出了宫。

    千城很惊讶,她虽然纤瘦,可是几十公斤还是有的吧,这个男人抱着她,脚步如飞,那么长的路,竟无一丝气喘。

    原本,她还反抗几下,后来,见在这厮面前,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还平白浪费力气,最后,索性,也懒得动了。

    他不嫌累,她也省得走路。穿越迷www.chuanyuemi.com

    门口杨痕已拉着马车等在那里,就似知道苏墨沉一定会没事,一定会今天被放出一般。

    见到苏墨沉,他连忙迎了过来,看到苏墨沉怀中的女子时,更是眼睛晶亮,唇角不自觉地扬起。

    “爷!”他轻快地撩开门幔。

    苏墨沉淡淡觊了他一眼,抱着怀中女子弯腰钻了进去。

    杨痕愣了愣,不明白他那一眼是什么意思,不过也没多想,唇角一弯,转身坐上车驾,架起了马车。

    一切都雨过天晴了不是吗?

    车厢内,气氛却是很诡异。

    一直到坐下,男人还是没有放开怀里的女子。

    千城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了,“苏墨沉,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放开我吧!”

    “不放!”男人口气霸道笃定,依旧绞着一丝薄怒。

    她不知道他到底在生气什么。

    又试着挣扎几下,挣不脱,千城突然有种英雄气短的无奈。

    艰难地从他怀里抬起头,就看到他的黑眸正紧紧地胶着自己。

    “苏墨沉,如果你是因为我跟皇上说你去青楼喝花酒的事而生气,那我跟你道歉,因为我实在找不到别的更好的说辞。”

    男人沉默,黑眸依旧凝着她不放。

    她又蓦地想起什么,“我也不是有意说你的女人是青楼女子。”

    她看到,在听到你的女人四个字时,他的眼波微微起伏。她突然想起,方才在跟苏墨风的对峙时,他也曾说她是他的女人。

    他的女人,多么奢侈的称呼,她并不适合,也不是。

    微微苦笑,她又垂下眼睑,一直仰着脸看他,那姿势好累。

    懒得看,也懒得说了。

    男人的声音

    却突然响在头顶,“这些天去了哪里?”

    千城一怔,话题有些跳跃。

    她想了想,又只觉得好笑,明明杨痕说过,他们一直知道她在哪里,现在竟然问得这般无辜。

    一时心中气苦,便没好气地回到:“没去哪里,只是去鬼门关走了一圈。”

    男人箍着她的手臂微微一僵,没有说话。

    许久才听到他的声音,“为什么不说?”

    “说什么?”

    千城发现,跟这个男人对话,大脑要时刻处在高速运转的状态,不然,永远跟不上他的思路。

    “你中了银针!”

    千城怔了怔,原来是说这个。

    她轻轻一笑,“没什么,说了也没有人会在意!”

    男人眸色一痛,箍着她的手臂不自觉地又收了收。

    没有人会在意!

    谁说没有人会在意!

    “苏墨沉,你的手勒得我好痛,能不能松开点?”

    “你不是不怕痛吗?”一声嗤笑,男人却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你知不知道,那一枚银针上的毒足以让你的血长流不止,直至流尽最后一滴?”

    千城惊愕。

    难怪,难怪她那夜就觉得不对劲,不就一枚银针吗?怎么会出那么多的血?原来是上面涂了毒。

    “不是没死吗?”她笑得云淡风轻,不禁又想起那夜司空畏以吻哺药的情景。

    原来里面有月盈霜的解药,也有银针的那个毒的解药。

    想到司空畏,她猛地呼吸一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竟然一直被她忽略了。

    如果,苏墨沉一直知道她这几日在哪里,那是不是表示,他也知道有司空畏这个人?

    她心中一惊。

    “是谁救了你?”苏墨沉突然开口。

    果然,担心什么就来什么,千城闭了闭眸。

    想了许久才道:“一个朋友!”

    她总不能说是黑煞门门主救了她吧,虽然,他有可能已经知道了!但是也可能不知道,不是吗?

    而且,看样子,似乎是不知道的,不然,如果知道是司空畏,他应该不会如此淡定,毕竟,曾经为了舍利子,这个男人跟黑煞门可是积怨已深。

    “一个朋友?”男人轻轻一笑,“男的朋友,还是女的朋友?”

    “男的!”千城实事求是。

    男人笑意更甚,只是裹着渗人的寒气,“倒是小瞧了你,一边有男性朋友关键时候救你于危难,一边又有三哥为你奋不顾身、打抱不平,还有杨痕,私自跑去偷偷见你!”

    千城怔了怔,亦是弯起唇角,轻轻一笑,“苏墨沉,是不是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要像你一样,视我如草芥,你才满意?”

    ..........................................................................................

    过度得差不多鸟,明天参加集体活动~~嘎嘎~~

    谢谢【880226】亲的花花和月票~~~扑倒,么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