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夜欢凉:失心为后 > 【083】还是处子
    (免费小说阅读 www.bxwu.net)

    ()    刚想再次发作,却听得一女声响起:“陛下请息怒!这些人说得未必就不是实情!”

    众人一震,循声望去,正是东墨的其中一个医女。穿越迷www.chuanyuemi.com

    “把话说明白,什么叫他们说得未必就不是实情?”西陵博显然已经失了耐心。懒

    医女抿了抿唇,道:“其实,要想让一个并未怀孕的人出现喜脉的假象也并非什么难事,很多方法都可以。”

    她们在宫里当医女,什么事没有见过,那些后宫女人为了争宠,没孕装孕的事儿屡见不鲜。

    “你的意思,是有人做手脚?”西陵博眯眸,沉声问道。

    “微臣不敢肯定,但,不排除这种可能。”

    众人一阵压抑的唏嘘。

    跪在地上的大夫、太医、产婆一见有人替他们说话,忙不迭频频点首。

    苏墨沉眸光一敛,他怎么就没想到这点。

    是谁?

    是谁故意让西陵雪出现喜脉,目的何在?

    可是,不对啊,如果没有怀孕,那堕胎香打下的又是什么?

    “不可能!”西陵雪尖叫一声,精神几欲崩溃,“如果只是假象,那我下身为何见红?为何是流产之症?你们可别告诉我,那是我的葵水。我的信期什么时候,我自己心中有数。”

    (ps:葵水:现代叫月经)虫

    “当然不是!公主之所以会呈现流产之症,微臣猜想,应该是有人以为公主真的有孕,又不希望孩子留下,而对公主用了堕胎之药,强行清除昆石内壁,致使内壁出血而造成。”

    (ps:昆石:现代叫子宫)

    全场哗然。穿越迷www.chuanyuemi.com

    未孕就已经够震撼的了,如今又有人用堕胎药。

    太不可思议了。

    西陵雪更是拼命地摇头,早已说不出一句话来。

    苏墨沉眉心一跳。

    “这不可能!如果有人用了堕胎之药,一定会有用药痕迹,为何当日太医和产婆都没有发现、还说没有任何外力原因?”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医女淡淡一笑,“要想让药性进入人体体内,又不是非得是食用。方法其实有很多种,可以浸泡,通过毛孔进入;可以注入,只需找一个创口面;也可以吸入,通过人的嗅觉;前两种暂时可以排除,因为如果浸泡或者注入,公主本人都应该会知道,但是,最后一种,就不一定。本人就曾经亲眼见过有人用无色无味的熏香,将人腹中的孩子堕下来,不留一丝痕迹。”

    众人再次哗然。

    太恐怖了!

    苏墨沉眸光微闪,“姑娘肯定吗?”

    看来,他还真小瞧了这些东墨的医女。

    “并不肯定!”医女摇了摇头,“不过,我们只要稍稍检查一下公主的身子,便可确定是与不是?”

    检查身子?

    “不行!”苏墨沉断然拒绝,“你们还嫌雪儿受的伤害不够吗?”

    “是啊,公主金枝玉叶……”文帝也觉得此举有些伤皇家颜面。

    毕竟大家心知肚明,所谓的检查身子是检查什么。

    下.身么。

    “朕倒是觉得如果不检查,不查出事情真相,那才真正是对雪儿的伤害。”西陵博铁青着脸,沉声开口。

    末了,又看向西陵雪,“雪儿,你说呢?”

    西陵雪此时早已脑中混沌,她怔怔地看着众人,只觉得一屋子的人,每个人的嘴巴都在动,在说什么,她却根本听不进。穿越迷www.chuanyuemi.com

    见她没有反应,西陵博转身,看向众人,“我们就暂且回避,让医女给小女检查一下!”

    说完,就带头往外走。

    他的随行也跟着一起。

    苏墨沉眉心微拢,“陛下……”

    西陵博顿住脚步,回头。

    “此举恐有不妥。”

    苏墨沉垂眸颔首,对其微微一鞠。

    西陵博轻轻一笑,“放心,朕是雪儿的父亲,朕比四王爷更不忍伤害她,但是,朕也需要真相,此也属无奈之举。难道四王爷不想将事情弄明白吗?”

    苏墨沉便噤了声。

    一屋子的人都来到院子里站定,就留两个医女在里面。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只是一会儿,可是对于苏墨沉来说,却是很久,就像一辈子那么久。

    终于,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两个医女走了出来。

    两人的脚步有些虚浮,脸色也极为难看。

    “如何?”西陵博开口问道。

    医女对着他一鞠,“回皇上的话,公主昆石内壁受损,确实被人用药堕胎。”

    众人大骇。

    “还有……”医女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还有什么?”西陵博厉喝,早已处在盛怒的边缘。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还有就是……”医女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睨了一眼苏墨沉,正好撞上他冷冷看过去的目光,她吓了一跳,连忙慌乱地将视线移开,犹自镇定了半响,才轻声说道:“公主还是处.子之身!”

    虽早有心理准备,苏墨沉还是忍不住身子微微一晃。

    看来,该来的还是躲不了。

    众人闻言,皆是惊得半天合不拢嘴,只怀疑自己

    听力出了问题。

    是他们听错了吧?

    这怎么可能?

    “四王爷!”西陵博寒凉的声音响起,苏墨沉抬眸,就看到对方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眸中激涌的阴霾恨不得将人吞噬,他一字一顿,“敢情朕的雪儿千里迢迢嫁到西苍,是被四王爷拿来做笑料的!”

    气氛瞬间僵滞。

    众人都变了脸色,各种复杂的目光齐齐落向苏墨沉。

    也是,这一会儿怀孕,一会儿滑胎,一会儿未孕,一会儿堕胎,搞到最后,还是个处子,换谁谁都接受不了。

    更何况对方还是一国公主,对方的父亲是一国之君。

    姜还是老的辣,文帝一看气氛不对,连忙笑着打圆场,“陛下请息怒,这中间恐怕是有误会。”

    说完,他抬了抬手,示意站在边上的几个产婆,“你们几个再去替公主检查检查看!”

    他的意思很明显,方才检查的人是东墨的医女,谁知道是真是假,只有自己的人确认了那才为信。

    “是!”几个产婆领命欲去。

    “不用了。”

    众人一怔。

    是苏墨沉。

    齐刷刷的目光又朝他看了过来,不知他意欲何为,一旁的苏墨宇和苏墨逸更是替他急得手心冒汗。

    文帝拧眉:“老四!”

    “不用了”苏墨沉弯了弯唇,淡淡一笑,“雪儿的确是清白之身。”

    众人愕然。

    “为什么?”一声略带哭腔的轻问划破所有人的心口。

    苏墨沉抬眸,就看到西陵雪不知何时已经起来,一袭白色的寝衣,头发凌乱、脸色苍白,虚弱地靠在门楣上,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眸中水花晃荡。

    “四爷为何要这样对我?”

    与平时嚣张跋扈的西陵雪不同,此时的她声音很轻,很轻,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让人直觉听不真切,可字字句句又实实在在地敲进了人的心田。

    苏墨沉抿了唇,第一次找不到语言。

    晌午,阳光正浓,明晃晃地照在紫霞苑中。

    偌大的院落,站满了人。

    却没有一丝声响。

    “为何要这样对我?”她又问,犹不甘心。

    “因为我!”一个女子的声音骤然响起。

    众人一怔,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紫色云锦裙的清丽女子缓缓从苑门口走了进来,在场的很多人识得,正是千城。

    ***********************

    今天的更新毕~~

    亲们莫急哈,文文正处在转折阶段,很快人物关系进入新界面~~

    另外,今天的章节不知亲有木看懂,一句话概括就是,西陵雪并没有怀孕,有人对她做了手脚,让她出现喜脉,四以为是别的男银的,对其下了堕胎香,没想到搞出那么多纠复。

    汗,素子自己晕会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