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符医天下 > 第六卷 第五十二章 世道
    小车又掉转头去,在叶家大门口停下,王镇长陪着张副县长昂首挺胸的朝着叶家走了过去。

    见的镇长和县长都跑到叶家去了,跟在后边的镇干部们都赶紧一个个的下的车来,跟着后边走了过去。

    见的几部小车都在门口停下,王镇长带着一帮子人陪着一个领导模样的走过来,围在门口的亲朋好友们都赶紧让开条路,让这群子人走进大厅去。

    旁边早有灵泛的镇政府的人跑进去通知了叶爸等人出来迎接。

    听的张副县长上门来给自己贺寿,叶爸倒是呆了一下,他倒是知道今天有县领导来清源视察,知道怕是这张副县长为了表示自己体恤基层干部,特的做场面功夫来了。

    但是不管他来做什么,自己还是有面子的,也的赶紧热情接待着,倒是万不能怠慢了,赶紧带着叶妈叶南叶北等前去迎接。

    对于一个副县长,叶南可是一点不在意,毕竟对方算起来可要比自己低了不知多少级,不过今天是老爸生日,人家又是挂名来贺寿的,老爸都迎出去了,自己这做儿子的不去,倒是说不过去。

    只的也跟着后边迎了过去,剩的方巍看的叶南要去迎接人家一个副处级,在后边挤眉弄眼,笑的跟个鬼样!

    这叶爸叶妈迎了出去,那张副县长看的心头一喜,真是这人做五十大寿?这看起来最多不过四十出头的模样,看来王镇长所言不虚。

    当下,摆足了领导面子,伸手轻轻的微笑着和迎上来的叶爸握了握手,不轻不重的说了几句祝贺T恤的话,然后便在众人众星捧月下。到客厅说话。

    叶南是站在后边待的这些领导进去客厅之后。便没再跟进去,他可是实在懒的去跟这些什么领导去热乎,转身便坐到一旁陪着徐敏儿他们去看电视,吃瓜子去了。

    这外边围着的一些邻居,倒是一个个在外边兴奋的很,说道这叶家果然有面子的很,竟然连副县长都上门贺寿来着,实在是大有面子了!

    有几个相熟的邻居,见的叶南一副嬉笑的模样坐在那的看电视吃瓜子,倒是凑过来笑道:“叶南。你不去陪陪这县领导。人家可是给你们家好大的面子哦!”

    叶南轻笑了一声,还没说话,倒是方巍在一旁大笑着,调侃道:“南子,听见没,人家可是县长。你不去拍拍马屁去,难不成还要人来给你拍不成?”

    那邻居早已经是跟方巍烂熟无比。听的这话,也跟着嬉笑道:“那是,我们叶南可是附二院的主任,这副县长真要是病了要去附二院住院看病啥的,那可不的去拍咱叶南马屁才行!”

    叶南轻笑了笑道:“算了,我就不去凑这热闹,等下王林也会过来,要是听的我去拍着县长马屁,他还不笑死我才怪!”

    听的王林会过来,这方巍倒是愣了一下。笑道:“你面子可还真不小。想不到你跟他关系倒是好到了这一步!”

    “哈哈……王林可欠的我情不小,这次我去参加新秀大赛倒是有半数因为他才去的。不然我才不想去凑这个热闹!”

    方巍听的这话,才晓的自己这大半月的替罪羊,原来也是因为王林,不由的郁闷了起来,恨声的道:“那他可是也欠我情不小,等下不灌他几杯,这实在是难消我这半月煎熬之恨!”

    见的方巍这般郁闷的模样,叶南不由的失声笑了起来。

    大家伙在这里笑呵呵的闹着,客厅里却也是谈笑风生,甚是和谐,张副县长笑眯眯的看着叶爸,微笑着道:“知道叶主任今天是做五十大寿,却没想到叶主任看起来竟然这般年轻,比我这老头子强多啦!”

    叶爸笑着客套道:“哪里,哪里,张县长您现在可正是做大事的人,哪里是我们这乡下小民可以比的!”

    旁边的王镇长可是知道张副县长现在相信了自己的话,才说出这般言语来,也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小九九,当下便赶紧笑道:“叶主任在保养方面可是有秘方的,他家大小子可是经常从省医院弄些好药回来孝敬,所以叶主任两口子才会保养的如此之好!”

    听的这话,那张副县长暗赞这王镇长够灵泛,当下装作惊讶的道:“不知什么药,竟然有这般的效果,可否让我看看!”

    叶爸听的张副县长开口要看,倒是不好退却,只好让叶妈去拿了一盒出来给人家瞧瞧。

    张副县长拿着盒子看了看,上边的确实标记着是附二院药剂科配置,又看了看容光焕发的叶家两口子,当下心痒难耐,便直言道:“叶主任,这药效如此之好,弄的我都有些动心了,不知你家大儿子了,我想问下他可还能弄到这药么?要是能弄到,我倒想托他买几盒!”

    叶爸一愣,当下很快便笑道:“些许药要买什么,张县长看的上,等下送您几盒便是!”

    张副县长轻笑着摇了摇头,一副义正言辞的道:“这哪里使的,买一定要买,叶主任还是让你的儿子来一下,我要跟他买上个几十盒!”

    张副县长这般说道,心里却是打的好主意,送这几盒,自己怎么够,自己既然开口要买,对方还不的赶忙给自己弄他几十盒,难不成他还真敢收自己的钱?

    叶爸知道儿子这药怕是不好弄,不然也不会家里停了几个月的药,才又送上来这么些,但是这张副县长却愣要让叶南过来,无法,只的对一旁的叶北道:“北子,去把你哥叫来,就说张县长找他有事!”

    叶北应了一声,便赶紧出去叫叶南去了。

    老爸发话相召,叶南也只的无奈上楼到客厅去与这些领导们客套一番。

    见的叶南进来。叶爸赶忙笑着介绍道:“叶南。这是张县长!”

    叶南虽然心头不耐,但是也只的笑着与坐在沙发上的张县长握了握手,然后在一旁坐下。

    张县长看着眼前的这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倒是有些不以为然,就算他是在附二院上班,怕也只是个小医生吧,二十来岁能混上主任么?这怕是他自个在乡下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面前吹嘘的才是。只是能弄上这个药,怕是本事还是有些。

    当下便看着叶南轻笑着道:“听说你是在附二院上班?”

    叶南淡笑着点点头道:“呵呵……是在哪里上了两年班了!”

    “两年,当然是个小医生!最多只是有些特殊门道罢了!”张县长如此想罢,更加对叶南不以为意。便也不欲与叶南客套。直接的扬着手里的药盒笑道:“听说这个药是你从附二院弄出来的,不知道能不能帮我去买一些回来!”

    那张县长拿着药盒在手中这么一挥,叶南这才见的这盒子,当下眉头轻皱了一下,然后便轻笑着抱歉道:“不好意思,张县长。这药原料极为珍贵,附二院也产的不多。现在已经弄不到了!”

    “弄不到?”听的叶南这般推托的言语,张县长眉头一皱,正待说话,旁边的王镇长赶忙朝着叶南放肆的丢了几个眼色,道:“叶南,张县长可是难的来咱清源一次,这事你一定的想想办法,为张县长弄一些回来!”

    叶南可不吃这套,这药是什么药,难不成是谁都能给的么?自个手里也就那么一些。专供老爸老妈的。其他人想都甭想!

    当下便直接摇头道:“王镇长,这真是没办法。这药实在是紧缺,有钱都买不到,我现在实在没的弄去!”

    见的叶南如此直接拒绝,王镇长和张副县长都是眉头一皱,暗道这小子实在是不识抬举,就算没货,你不是刚弄了几十盒回来么?不会从中分两、三十盒出来!

    但是叶南现在这般说道,这张副县长和王镇长却也是无法可说,这事又不能强逼人家,但是王镇长不管怎么的,也的给张副县长想办法。

    当下便有些不悦的直接对叶爸道:“老叶,张县长好不容易来我们清源一趟,叶南昨天不是带了几十盒回来么?要不你先转给张县长,等有货了,再让叶南给你弄去!”

    听的王镇长这般说道,叶爸轻皱了皱眉头,虽然不舍,但是当着张副县长的面又不好拒绝,无奈的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旁边的叶南倒是面色一沉,他听的这王镇长竟然用这般命令式的语气,要老爸让药,当下便寒声道:“王镇长,对不住了,这药是我弄回来孝敬我爸妈的,不转让!”

    听的叶南这般强硬的话语,客厅瞬间一片鸦雀无声,没人想到叶南会这般强硬的拒绝!

    客厅寂静了一下来,这楼下却是又开始热闹了,一部挂着警牌的大众车,后边跟着一辆车牌号极为靠前奥迪A8和一辆依维柯车停在了叶家大门口!

    见的又有车过来,门口的那些邻居们好奇的看了看车子的警牌,都纷纷的吓了一跳,都一个个伸着脖子好奇的看着,这又是什么人过来了。

    大众车副驾驶上下来一人,走近来对着门口的人亲切的问道:“请问这里是叶南家吗?”

    旁边早有负责今天寿宴接待的人走过来热情的递烟笑道:“对,这里是叶南家!请问你们是……”

    听的是叶南家,那人赶忙笑道:“我们是来给叶老爷子来贺寿的!”说罢,便朝着警车和后边的奥迪车点了点头。

    警车上很快便下来一个甚有威势的便装男子,而后边的奥迪车副驾驶也走下来一人,打开后边的车门请下来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等那首先的便服男人走近来,这中年男子便笑着带着身后跟着前头开路的一个秘书模样的人朝着叶家走了进去。

    众邻居看着这威势十足的两人实在是觉的有些面熟,但确是想不起这人到底是谁来,都一个个很是好奇的看着这四人在知客小心翼翼的引领下走进大厅去。

    而那两部小车以及明显还有不少人的依维柯都再没有人下车,只是缓缓的开到一旁停好!

    这叶家迎客的人也是个见过些世面的,见的那两部车以及那两人的气势便知道不凡。晓的是叶南在省城结识的朋友。当下赶紧便引领着先到方巍等人所在的大厅那处落座。

    而另有一人去停车那处请司机们下车休息,只是这位知客接了两个小车司机下来,而另一辆依维柯上的人却是没有下车,只是守在车上。

    那知客朝那车中看的一眼,却是吓的一跳,里边竟是七、八个穿戴齐全的警察。

    见的这知客有些吃惊,那两个小车司机连忙走上前去解释了一番,这知客朝车里塞进去一条芙蓉王之后,才领着两人到大厅休息处先奉茶休息。

    另一名知客带着客人到方巍处落座,果不出所料的。方巍认识这领头的人。笑着招呼几人到那处坐下。

    既然方巍认识这些人,这知客便放下心来,赶紧让人先奉茶上果盘!

    刚打算离开,却听的方巍笑道:“王市长,你平时可是日理万机,今个儿怎么倒是抽空来这清源镇来了!”

    这知客听的心头却是大惊。“王市长!不就是那个王市长么!难怪自己看着面熟,竟然是市长到这里来了。叶南竟然连市长都请的动,这在省城还真是混的好,面子都是大上天去了!”

    当下心底都有些紧张了起来,让人奉茶之后,便赶紧退了出来。

    这两名知客会到一起,说起这情况,当下都是心头又惊又喜,两人在这清源镇上也算是有些脸面见识,才会被叶家安排做知客,今天竟然是先接待到了县长。现在又接待到了市长。实在是够让两人以后吹嘘的!

    这两人又惊又喜,忍不住跟旁边的人透了透刚才那人的身份。当下这屋里屋外是一阵阵的吸气声……

    而这时叶南可不知道王林到了楼下,这时正冷着脸对着那仗势胡乱张口王镇长!

    被叶南这么一句话一放出来,一屋子人的脸都瞬间阴了下来,这些在屋里的除了叶家几人,其余都是镇政府陪同的领导还有副县长秘书。

    叶爸叶妈听的叶南这话,倒是吓了一大跳,暗道:“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这是,这可是镇长,就算不给镇长面子,这副县长面子也这般不顾,叶南今天实在是有些不知轻重了!”

    叶爸当下边要圆场,那王镇长却是阴着脸道:“叶南,这可不是我要,张县长可是看的起你!”

    那张县长这时可也没想到这乡下小镇竟然还有这般敢摆脸色给他看的,这般当着人扫他的面子,当时脸色一下便青黑了下来。

    旁边的秘书见的自己主子受辱,当下怒声喝道:“你这人怎么这般不知轻重,领导跟你商量,怎么说话的你这是!”

    见的县长脸色青黑,这些政府干部们都知道表忠心的时候到了,一个个都义愤填膺的对着叶南质问起来。

    这张副县长这时青黑着脸,心底暗怒,见的众属下们都喝问的对方一阵后,而那村主任一脸的紧张和担心,知道对方最后一定会将药乖乖的送过来,便故作大方无事的道:“大家不要躁动,不要躁动,这小叶也是孝顺,值的敬佩,我怎么能夺人之所好!”

    他这般故作大方,但是所有人都听出了他话语中的怒意,一个个暗道这叶家以后的日子只怕是不好过了,竟然的罪了县领导。

    叶南冷笑着瞄了瞄这群领导们,正待说话,却听的门突然被推开来,方巍引着两人走进来对叶南笑道:“王市长和雷局长来给叶伯伯贺寿了!”

    听的王林和那警察局雷局长过来了,叶南便淡笑着站起来,和王林和雷洪握了握手,然后笑道:“王哥和雷局长实在是太客气了,竟然劳动的你们两位这么远过来!”

    王林笑着拍了拍叶南的肩膀道:“叶南你这是什么话,叶叔叔做大寿,我要是不来。我还有脸出现在你面前么!”

    那雷洪也恭敬的笑道:“叶主任。我们过来给叶叔叔贺寿可是应该的!”

    这两人突然出现,听的方巍一声王市长和雷局长,这满屋子的领导们一下都愣住了,别人不认的这王市长,他们要还认不出,那也就算是白在这官场上混了几十年!

    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叶南微笑着和两人打招呼,那平日高高在上的王市长竟然和叶南极为亲密,而且那市局雷局长见着叶南竟然还是一副极为恭敬的模样,这不的不让这群刚摆满了官架子的领导们一个个面色灰白!

    这叶南到底在省城做些什么,竟然和市长这般熟悉亲密。自己等人竟然刚还这般在他面前摆谱。甚至还威胁,这不是找死么?

    这下这一群子领导都愣住了,脸上挤出笑容都赶紧站了起来,围在一旁。准备等着王市长和叶南打完招呼之后上前套近乎!

    只是王林这个时候可没心思和他们热乎,赶紧招了招手让身后的秘书将礼物送了过来。

    叶南笑着对老爸介绍道:“这两位是儿子的好朋友,这位是王林。这位是雷洪!”

    叶爸这时也从方巍的称呼中以及众领导们的反应中的知了两人的身份,他可没想到叶南竟然会有这般的朋友。东江市长,这可是什么人物,竟然特的过来给自己贺寿!

    当下很是有些震惊和发愣的和王林握了握手,生受了王林的一声叶叔叔的称呼,这才在接过王林送过来的一尊寿星玉雕后醒过神来!

    好在叶爸平时也是见过些世面的人,既然这王市长和儿子这般熟悉,又特的来给自己贺寿,那便说明和儿子关系绝对是极为亲密,那自己这声叔叔也当的,便也没那么紧张了。

    赶紧起身招呼着王林和雷洪两人在一旁坐下。又让门外的人赶紧进来奉茶。

    王林和雷洪坐下后。扫了眼那些站在一旁很是有些尴尬难堪的官员们,轻轻的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坐下,那些领导们才干笑着坐了下来。

    王林坐在叶爸身边,亲密的以后辈的身份说了些祝福的话,让从来没受过这般高待遇的叶爸很是有些飘飘然,但是却让旁边的那些领导们一个个越发的面色灰白惶然了起来。

    他们刚才在做什么,在对着市长的亲密朋友,对着市长的叔叔辈做些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一个个都是后悔欲死,特别是那张副县长和王镇长,更是一脸的死灰。

    平时要是这王市长到连阳县或清源来,他们都会一个个高兴的不的了,但是现在他们却是一点都高兴不齐来,心中一片的惶然,在等着自己以后的那些悲惨的命运到来。

    王林今天本来也就是私人的过来贺寿,也没打算接见什么连阳的官员,所以对着这些连阳的领导们也没怎么搭理,只是陪着叶爸说了一会话之后,便和方巍徐敏他们直接的去往了酒店包厢,和这一大群有些不合时宜的年轻人们坐到一起。

    这一桌确实有些奇怪,有白发老头子,有二十来岁的学生,有市长局长,还有一只宠物……

    但是这一桌,却是笑语连连,丝毫没有任何的隔阂生分的模样,方巍和徐敏倒是见过王林,韩燕虽然没见过,听的是市长倒也有些紧张,但是毕竟最近大场面见识多了,过不的一会便自若的和大家一起开玩下来。

    唯有雷局长有些不自如,毕竟还是头次跟着市长和一票年轻人打做一团,不过过不的许久,被方巍逼着几杯酒下去,这话便也多起来。

    虽然对着那只是微笑不怎么说话的老头和角落小桌上单独弄了一份菜的那只奇怪宠物,有些好奇,但是王林倒是也没觉的意外,和叶南在一起,出现什么场面都是不奇怪的。

    而叶南也没让本来执意要来陪王林雷洪的叶爸叶妈坐到这一桌,要是坐到这一桌,老爸老妈还要顾着王林等人,倒是没那么舒坦了。

    叶南自个在这里占了一个位置,吃的几口菜便端着酒出去,带着叶北去敬客人了,仗着酒力深厚,愣是将二十来桌敬了个遍。

    而叶爸也坐到了大厅的主座,受着众位乡亲的敬酒,看着儿子在众乡亲面前挥洒自如,以一挡十,大挣面子心里也是舒畅极了。

    而厚着脸皮在包厢中占了一桌的领导们,不敢过去王林那边打扰,都纷纷热情的端着酒杯跑出来给叶爸敬酒,就连那张副县长也不顾身份,亲自端着杯子跑过来站到叶爸身边敬酒,弄的叶爸是飘飘然的多喝了不少杯!

    看这世道,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