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符医天下 > 第三卷 乱象初萌 第十七章 抢救甲胺磷中毒者

第三卷 乱象初萌 第十七章 抢救甲胺磷中毒者

    话说林雪看着胸前漂亮的吊坠,开心地回到办公室,刚到门口就遇到了同科室的吴芳,吴芳正打算进办公室了,就见迎面而来的林雪胸前那个闪烁着晶蓝光芒的银色吊坠。

    一会儿不见,林雪胸前就多了一根这么漂亮的项链,吴芳惊讶地对林雪问道:“呀……林雪,好漂亮的项链,谁送的啊,看你这么开心!”

    林雪一呆,赶紧笑着答道:“啊……没有,我托朋友买的!”

    “托朋友买的?我可不相信,呵呵,看你那模样,就知道是哪个男孩子送的!”听得林雪的解释,吴芳可不相信,笑着伸手捏起那林雪胸前的坠子瞧了瞧,叹道:“啧啧……看这个式样和成色,没有万把块可拿不下来!这个送坠子的人对你可是真有心!怎么不带过来让我们给看看,帮着参谋一下!”

    林雪一脸无奈地笑道:“芳姐,这个真是我自己买的!”

    两人一边聊,一边走进办公室去,刚进门就见得一个帅气男子朝林雪走来,该男子身材瘦长,剑眉星目,只是鼻尖稍带鹰勾,长得虽不如叶南那般的明俊无双,但也算是一时之选。

    吴芳见状笑道:“我说是谁这么大手笔送林雪这么漂亮的项链呢!原来是徐大公子啊!”

    那徐大公子见得林雪胸前的项链,脸色一僵,尴尬地笑了一声:“这可不是我送的,吴芳姐可不要误会!”

    听得这徐公子这么一说,吴芳惊讶地啊了一声,见着对方脸上的不豫,赶紧调转话头。对林雪道:“呀……林雪啊,真是你自己买的啊!眼光实在是不错的!”

    林雪见得那徐公子。轻轻地一皱眉头,轻笑道:“这个是朋友帮挑的,我也很喜欢地!”

    只是那徐公子却是不怎么相信这话的。上次他送林雪一条钻石项链,林雪看都没看就拒绝了,说自己不喜欢戴项链,但要说林雪会自己买条项链他也是不相信地!

    所以他估计肯定是别人送的。但是他的不收。林雪倒是收了别人地,这让这徐公子大是不满,他自从林雪到医院工作之后,他便开始展开追求,心里暗暗警惕是谁敢横插这么一杠子。林雷

    不过这徐公子倒是很有城府,丝毫没有将心头的不悦露出来,而是笑着对林雪道:“雪儿,今天晚上有时间一起吃饭么?”

    林雪对这徐公子向来是不怎么感冒的,这徐公子全名徐寒。是医院徐副院长的儿子,在医院地行政科上班。

    而那徐副院长也是她爸爸地战友,这次林雪来这边上班那徐院长在旁边帮了个不小的忙。

    所以前不久林父为了感谢对方的帮助,还带着林雪请了徐院长吃了顿饭,当时这徐寒也在场。

    这徐寒见过林雪一次之后。便惊为天人。常常过来纠缠,让林雪甚是心烦。但是又不好直接拒绝!只好应付道:“我今天晚上答应了我妈妈得回家吃饭!徐寒,要不下次吧!”

    “回家吃饭么?这样吧,我给伯母打个电话,就说我请你吃晚饭,我想伯母她会同意的!”说罢,这徐寒便微笑着掏出手机给林雪家里打通了电话,一阵客气之后对林母道:“伯母,我今天想请雪儿吃晚饭,您不会介意吧!”

    这林母对徐寒倒是十分喜欢的,因为林雪自从在学校读研究生以来,便未有找过男朋友,眼看着现在也二十四了。

    这林母便渐渐地开始有些着急,那次一起吃过饭之后,觉得徐寒这人长得不错,家世也还算可以,再加上徐寒有意的奉承,早喜欢得不得了,便有意撮合两人。这时,徐寒打电话约人,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赶紧满口答应!

    徐寒轻轻地挂断电话后,微笑道:“伯母已经同意了,这下雪儿你应该没有其他事情了吧!”

    林雪想不到徐寒动作这样利落,电话也打了,妈妈也同意了,实在是再没有其他借口,只好无奈地笑着点点头:“好的,那我们下午再电话联系吧!”

    徐寒自信地笑了笑道:“那你先忙吧,我下班的时候再给你电话!”说罢,便微笑着转身离去。但在转身的一瞬间,眼睛地余光迅速地瞄了眼林雪胸前那晶蓝的宝石吊坠,眼中一寒,暗道:“一定要找出这个送项链的人来,整个医院的人知道我在追林雪,我倒要看看是谁想这么不给面子!”

    而这时,正在办公室写病历的叶南,无由来地打了一个喷嚏,叶南郁闷地揉了揉鼻子,暗道:“这时候谁在说我坏话了……”

    四处张望了下,看没谁注意他,赶紧又低下头,继续写着每天写不完地病历,却不知道,某些麻烦,已经开始悄悄地找上门来了。

    叶南刚把病历写了一半,就听得呼叫铃声响起:“叶南医生,请马上到抢救室!叶南医生请马上到抢救室!“

    叶南叹了口气,看来是又来新病人了,无奈地将手中的笔放下,拿起听诊器就往外走去。

    刚走到抢救室门口,就闻得一股浓浓地农药味道,叶南一惊,赶紧快步走进去。

    只见抢救床旁围着一群人,护士正在手忙脚乱地将人群赶出去。

    那群人刚被赶到门口,见得叶南进来了,人群里冲出一男人,拉着叶南的手哭喊道:“医生,你快救救我老婆,不要让她死啊!”

    叶南甩掉对方的手,快步走到床旁看了看,病人已经晕迷了,口角冒着白沫,一身大蒜般的气味,心里有了些底,赶紧转过头对这那男人问道:“你老婆吃的是什么农药,吃了多少?”

    那男人,一愣,转过头朝着门外的一群人喊道:“我老婆吃的什么农药,你们谁看见了!”

    旁边的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做声,只有一婆娘见没人答话,便小声回道:“找到你老婆的时候,没看到农药瓶子,不知道丢哪里了!”

    叶南一听,知道是问不出具体是那一种农药了,便点点头,将那男人也赶出门外,对那男人道:“你们在外边等着,我们会尽力抢救的!”

    关上门,叶南闻着抢救室内浓郁的大蒜气味,心里知道这是十有八九是甲胺磷中毒,因为小时候他在乡下,见人给水稻打甲胺磷杀虫,常常都可以闻到这种大蒜气味。他只是奇怪,现在甲胺磷国家早已经明令停止使用了,这女人从哪里找来的这种农药。

    不过救人要紧,叶南赶紧对护士交代道:“马上洗胃!”

    听得叶南的吩咐,护士赶紧开始准备洗胃的用具,准备洗胃。

    而这个时候,叶南便赶紧抓紧时间对病人进行检查,虽然他心里早已经分析出来应该是甲胺磷中毒没错,但是他还不敢百分百的肯定!

    治病救人这个东西,可是极是需要慎重,因为万一将病人服食的毒药估计错误,哪么用药方面就不可避免的发生差错,这样就很有可能误人性命的!所以他还是需要赶紧再检查确认一下!

    这个时候病人早已经神志不清,一身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口吐白沫。

    叶南仔细地观察了下,现在病人牙关紧闭,颈项强直,且伴有全身抽搐等,这些都是明显的有机磷农药中毒的表现。

    叶南再用小手电照了照病人的瞳孔,瞳孔极度缩小,只有如同针尖般的大小。叶南暗暗点头,根据这些情况,应该是有机磷中毒,而且是重度中毒,需要马上抢救,此时是争分夺秒,早一步抢救,就多一线希望!

    而这时护士们早已经准备好了洗胃机和清水,就等着叶南下令了。

    叶南赶紧吩咐道:“脱掉病人身上沾染着农药的衣服,免得出现皮肤吸收的情况,快!”

    三个护士手脚麻利地将病人上身充满农药味的衣服脱去,只留下了一件内衣。

    见衣服已经被脱去,叶南冷静地交代道:“马上洗胃,并持续低流量低浓度吸氧!”

    三个护士便分头行事一个开始插胃管,一个开始打开氧气,给病人进行鼻导管吸氧。

    很快,氧气被上好了,胃管也顺利插入,随着电动洗胃机的开关打开,水桶的里清水开始源源不断的往病人的胃内注入!